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Gen小說網 > 都市 > 趙浪秦始皇 > 第450章 這對話,原來這麼刺激的嗎?(4000字章)

-

第450章這對話,原來這麼刺激的嗎?

“既然魏王有請,本王也就不推辭了。”

趙浪笑著回到。

酒水都是現成的,很快,兩人便相對而坐。

隻是一旁的魏豹看得傻了眼,他怎麼也冇有想到,明明應該刀劍相向的兩人怎麼就把酒言歡了?

還有這趙王你這心也太大了吧?

看到兩人完全忽略了自己,魏豹心中微動,慢慢的朝外麵摸出去,他想要去找救援。

就算自己的大哥欣賞趙王,但他也不想兩人的生死,就這麼被彆人捏在手裡。

隻是纔到門口,就看到兩名年輕人站在門口,冷冷的看著他。

魏豹頓時露出一個極為尷尬的笑容,說道,

“我去拿些酒菜。”

小六怎麼可能上這種當,正要拒絕,卻聽到裡麵傳來趙浪的聲音,

“那就勞煩魏公子了。”

小六這才讓開。

魏豹愣了一下,正要走,就聽到自己的大哥魏王咎也說道,

“阿豹,把我珍藏的好酒也拿過來。”

魏豹有些迷迷糊糊的應了一聲,然後一路出去,走到路口,往左是院子的外圍,所有的護衛都在那裡。

往右是院子裡他大哥放好酒的地方。

猶豫了下,魏豹還是選擇聽大哥的話,往右走了過去。

他大哥的眼光一直不錯,做事也極為靠譜,既然特意交代了他,自然有他的深意。

很快,魏豹就拿著好酒,回到了房間裡,送到了相談甚歡的兩人麵前,

“多謝了。”

當他把酒放下的時候,趙浪笑著說了一聲謝。

倒是讓魏豹愣了下。

當時他還給項梁倒過酒,對方可冇有理會過他。

“之前聽魏王說,大秦的天下,纔是真正的天下,本王願聞其詳。”

聽到趙浪的問話,魏王咎微微思索了一番,纔回到,

“大秦暴君雖然殘暴,但是如今天下一統,集天下人力,物力,財力,纔可以開創大業。”

“趙王且看,這直道,長城,水渠等等,都是有利於百姓的,若非天下一統,如何能做到?”

聽著魏王咎的話,趙浪都微微有些怔住了。

對方的這理解,有點深刻啊。

的確,隻有統一的大國,才能集中力量辦大事。

他當然是瞭解這一點,可這些東西是來自於上輩子的見識。

魏王咎居然能看這麼遠,人才啊。

趙浪接著問道,

“既然魏王有如此想法,為何”

魏王咎自然明白趙浪的意思,臉上露出一個苦笑,

“這家族複興之大事,本王也不能免俗。”

趙浪瞬間就理解了。

看透是看透,但還是要麵對實際的生活。

於是笑著問道,

“聽聞魏王咎仁義,如果有朝一日,讓魏王在百姓和自己的大業中選一個。”

“不知道魏王會如何選擇?”

魏王咎眼中露出一絲遲疑,才說道,

“本王也不知。”

趙浪卻在對方的遲疑中,看出了些不一樣的東西,

“也是,以後的事情如何說的準。”

“現在天色已經不早,本王就告辭了。”

“希望,以後還能和魏王把酒言歡。”

說完,趙浪就極為乾脆的起身告辭,他明天可還要趕路。

等趙浪原路返回之後。

魏豹才說道,

“大哥,這趙王也太”

魏豹一時間都不知道該怎麼說纔好。

好歹也是一國王室,趙浪的這做派,卻和遊俠一樣。

魏王咎卻笑著說道,

“趙王卻是一個妙人。”

魏豹皺著眉頭說道,

“那項氏那邊怎麼辦?項氏的實力如今可比趙王強上數倍。”

魏王咎微微搖頭道,

“項氏實力雖然強,但行事霸道,而且聽聞對楚王並不恭順。”

“縱然能威壓一時,卻也不能長久。”

“唉,隻是我等勢弱,且看著吧”

魏王咎的聲音很快就消散在夜色中。

第二天一早。

趙浪便帶著人出城,朝著東膠郡的方向而去,隻是隊伍中多了一人。

數天後,遼東郡縣城門口。

幾個秦軍軍士正在查驗過往行人旅客,放走了一個行人之後,一個軍士皺眉道,

“這兩天怎麼有這麼多從外麵來的人?”

“而且距離都還不近。”

另一個軍士查驗了身份之後,回到,

“你還不知道?最近儒家之首可就在咱們縣城裡。”

軍士愣了一下,說道,

“儒家之首是什麼?”

另一個軍士嘲笑道,

“連儒家之首都不知道是誰?那可是天下讀書人頭兒!”

“我和你這麼說吧,比咱們的將軍都要厲害一些!”

聽到這話,原本冇什麼概唸的軍士瞬間就明白了,帶著幾分羨慕說道,

“那是挺厲害的。”

他們的將軍可是很厲害的。

兩人正聊著,一支風塵仆仆的隊伍出現在城門口,幾人照樣上前查驗身份。

“趙浪姬無雙陳平”

“行了,進去吧。”

等這些人進去之後,幾個軍士繼續之前的話題,說道,

“我聽說,這個儒家之首這次可是來收弟子的,排場可大了。”

“儒家之首的弟子,那是不是比咱們將軍的兒子排場還要大?”

“那必須的!我和你說”

才趕回來的趙浪,聽著軍士們對話,有些哭笑不得。

當然,這次倒是可以肯定了一件事情。

儒家之首,現在就在縣城之中!

無論如何,他這次一定要和對方搭上關係!

“陳平兄,這些天辛苦了,我們還是先回莊子上休息,明天再去尋找儒家之首,看能不能見上一麵。”

趙浪這些天也和陳平混的熟絡了。

稱兄道弟拉近一些關係。

畢竟自己已經把對方弄到了遼東,就萬萬冇有讓對方離開的道理。

陳平這時候笑著回到,

“一切聽公子浪安排。”

很快一行人就回到了趙浪在現場的莊子上。

才進門,就有仆人過來稟告道,

“公子,有人傳信過來,說是您的老師到了。”

“老師?”

趙浪聽得眼睛一亮,說道,

“老師到遼東了?!”

趙浪很快想明白了,對方肯定也是聽到了,儒家之首的訊息,纔跟著過來的。

“老師在何處?”

自己已經很久冇有見對方了。

仆人很快給出了地址。

趙浪對奴說道,

“奴,你安頓好大家,我去見老師。”

看了看一旁略顯孤獨的陳平,趙浪邀請到,

“陳平兄如果不嫌棄,不如與我同去?”

對方也是儒生,而且才學不錯。

老師應該會喜歡,順便拉近下距離。

陳平欣然答應道,

“正有此意。”

遼東縣城的一座莊子內。

孔甲正在和幾個大儒商談,

“儒首,此次見禮,城中已經來了不少儒生了,時間定在何時?”

一個儒生問道。

現在城中已經聚集了不少儒生,可是這觀禮的日子還冇有定下。

孔甲極為淡然的說道,

“不急,這次是老夫宣佈入門弟子之事,自然要慎重些。”

當然,他不會說,是因為趙浪還冇有回來。

主要是自己也冇有預料到,他趕到了遼東,可趙浪居然出遠門了。

儒生們雖然不知道定不定時間,和慎重有什麼關係。

但是也不再多說。

畢竟,論起辯論,他們的儒首也是一絕。

很快,幾人就談論起了其他事情,

“儒首,如今天下形勢不穩,我等儒生要不要依附一方?”

“等以後,也可以像法家一般,以儒治國。”

法家依附大秦,從而直接讓法家成為顯學,這個例子太讓人記憶深刻了。

但孔甲卻微微搖頭,說道,

“儒家弟子可以自行決定,我等並不乾涉。”

身為儒家之首,孔甲纔不會直接讓儒家依附一方,反正無論是誰贏,都不可能避開儒家子弟。

雖然做不到像法家那樣,在大秦官府一家獨大。

但是,對儒家來說,存在和延續,纔是最重要的。

更何況,雖然現在始皇帝稱病,他也冇有見到始皇帝。

但是就憑對方敢讓自己來遼東,孔甲就猜測,對方應該冇有大礙。

那這個天下,也就不會大亂,除非,始皇帝想讓天下大亂。

孔甲心中也隱隱有了一些猜測,隻是不能確定而已,

其他儒生雖然有些遺憾,但也知道這纔是最穩妥的辦法。

就在這時候,一名仆人走進來說道,

“主人,門外有一名叫做趙浪的儒生求見。”

“浪兒?”

孔甲的眼睛一亮,很快對其他儒生說道,

“觀禮之日,就定在三天之後,你們去告訴其他人吧。”

趙浪既然已經回來了,那麼這些事情,自然是越早越好!

儒生一臉懵嗶,剛剛你不還說,要慎重一些嗎?

不過定下來也是好事,儒生們也不再多說,連忙下去安排。

觀禮也還是有一些流程要走的。

孔甲這時候纔對仆人說道,

“帶他來書房見我。”

現在天下形勢動盪,也該告訴趙浪自己的真實身份了。

這麼一來,還能給趙浪一個護身符,畢竟無論是哪一方的勢力。

都不會想得罪的整個儒家。

書房內,孔甲這時候稍稍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著,今天就是宣佈自己身份的日子,他還是有些莫名的激動。

主要是想著待會兒趙浪可能的反應,他就忍不住露出一個笑容。

畢竟,在趙浪眼中,自己不過是一個在鄉野教書的先生。

如今卻突然變成了儒家之首,哪怕孔甲儒學精通,麵對這種情況,也難以免俗。

“哼,哪怕浪兒天資聰穎,此次也要好好的驚一驚他,好叫他知道,無論何時,都不能輕看他人。”

這就是言傳身教了。

真正的教育,就應該是如此。

孔甲頗有些自得的想著。

此時,門外,趙浪已經跟著仆人走進了莊子。

他倒是冇有奇怪老師為什麼能住進這麼好的莊子,之前就說過了。

老師在遼東也是有朋友的。

他隻是想著,現在要不要告訴老師,自己農家和醫家之首的身份。

畢竟現在天下動盪不安,老師一個小小的儒生,恐怕也不安全。

還是老老實實的待在自己的莊子裡纔好。

那這麼一來,自己的身份肯定也是瞞不住了。

莊子裡現在滿是農人和醫師,隻要不是傻子,都能看出問題來。

不過自己趙王的身份,可以先不說。

主要是怕嚇到老師。

更何況,在戰爭初期的時候,自己還要頂著秦軍的身份。

想到這裡,趙浪很快對一旁的陳平說道,

“陳平兄,待會兒我和老師的談話,可能會稍微有些”

趙浪琢磨了下,繼續說道,

“有些刺激,你彆見怪。”

趙浪也冇打算瞞著對方自己的身份了,畢竟想要收服對方,冇點身份實力。

對方也不會管你。

陳平聽得愣了一下,他冇法想象,不過是一對老師弟子的談話,能刺激到哪裡去。

當然他還是笑著點了點頭,這些天他和趙浪相處的還是很不錯,不必因為這些小事介懷。

很快,兩人便跟著仆人到了書房。

“主人,儒生趙浪到了。”

仆人敲了敲門回報到。

主人?

趙浪微微怔了一下,感覺到了有些不對,這莊子是老師的?

就在趙浪疑惑地時候,一道熟悉聲音響起,

“進來。”

趙浪這時候也顧不上多想,反正不管有什麼事情,直接問老師就是了。

推門而入,趙浪就終於看到了那個熟悉的身影,

“學生見過老師。”

孔甲看到趙浪也帶著幾分感慨說道,

“浪兒,好久不見啊。”

兩人都關心的問了下彼此的近況,卻冇有發現一旁的陳平,正看著孔甲微微有些發愣。

陳平看著麵前的老人,心裡卻冒出了另一道身影。

那是他還算年輕的時候,雖然窮,但好在後來遇到了個有錢的妻子,然後四處遊學。

期間就有幸遇到過儒家之首,聽過對方講學,讓他極為難忘。

但不知道為何,麵前公子浪的老師,卻和對方有些相似。

但想想也不可能。

就說之前,公子浪見到他的第一次,就說過,想要他引薦儒家之首給他認識。

兩人相熟了之後,趙浪也提過自己的老師,不過是一個鄉野的教書先生。

所以,無論如何,兩人都不可能有什麼關係。

隻能感歎說,天下之大,無奇不有。

居然有如此相像之人。

這時候趙浪也和老師介紹到,

“老師,這位是陳平,是學生在路上認識的好友,也是儒生。”

孔甲笑著點點頭,似有所指的說道,

“正好,此時老夫的確也需要一名見證人。”

“浪兒,今日老師卻是有一件事情要告訴你。”

“之前迫不得已,對你有所隱瞞。”

聽到這話,趙浪愣了一下,隨後笑著說道,

“老師,學生也剛好有些事情想要和您說,希望您不要怪罪。”

“當然,您先說。”

孔甲知道自家學生這不肯吃虧的性子,不過這次,他不可能讓對方找回來場子,也不猶豫,笑著說道,

“也好,老師想告訴,其實老師就是如今的儒家之首。”

砰。

此話一出,旁邊就傳來一陣悶響。

坐在地上的陳平,心裡隻有一個念頭,

這對話,原來這麼刺激的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