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Gen小說網 > 都市 > 趙浪秦始皇 > 第456章 福伯,永遠值得信賴!!!

趙浪秦始皇 第456章 福伯,永遠值得信賴!!!

作者:趙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7 21:59:01

-

獲取第1次

大秦:不裝了,你爹我是秦始皇

看著陳平那憋笑的樣子,孔甲微微有些疑惑,這有什麼好笑的?

而且對方也不是這種無禮之人啊。

除非是憋不住了,不然絕對不會有這樣的表現。

好在冇過多久,陳平總算是把笑憋了回去。

此時,趙浪微微愣了一下,說到,

“老師,您是說找到燕王之後,利用對方來為自己出力?”

聽到趙浪的回答,孔甲讚賞的點了點頭,然後繼續說道,

“浪兒,這就是大義名分的作用。”

“不隻是對燕王如此,對其他六國之王,你也應當拉攏分化。”

“老師聽聞如今各國已然複起,都是以楚王為主,你大可以分化其中之人。”m.

孔甲一條條將自己這些天整理出來的策略分析出來。

趙浪也聽得連連點頭,似乎極為讚同他的說法。

看到這一幕,在想想今天自己的連連驚訝的樣子,孔甲心裡不由的極為舒爽。

雖然他是個極為豁達的人,也還記得趙浪曾經說過,‘弟子不必不如師’。

但是,身為儒家之首,這點驕傲還是有的。

怎麼能連自己的學生都鎮不住呢?

好一番分析之後,孔甲帶著幾分考校的意思問道,

“那趙王,如今你準備如何做?”

趙浪若有所思沉默了一陣,孔甲也不催,自己的這個題目太大,要好好的想想也是極為正常的。

過了一會兒之後,趙浪才說到,

“老師,您看這樣如何。”

“我如今先在燕地尋找燕王之後,實在不行,就自己造一個,爭奪大義名分。”

“楚王勢大,便選擇其他勢弱的六國之王,用情義,強權,錢財,讓對方跟著自己。”

趙浪把自己做過的事情一一說出。

孔甲聽得亮眼放光,他冇有想到自己的學生,居然領悟的如此之快!

“很好!浪兒,這就是大的策略了!隻是具體的實施,還要具體而定。”

聽著孔甲給自己具體問題,具體分析的道理,趙浪整個人都有些麻。

難怪後世那麼多名家學者,都會研究華夏的古典。

趙浪原以為是不思進取,冇想到是自己見識短淺了。

雖然自己早已經做了這些,但那是因為有著上輩子數千年的見識!

這些道理,老祖宗早就告訴我們了。

這就華夏文化的傳承。

想到這裡,趙浪心悅誠服的說到,

“老師,學生受教了。”

隻是聽到這話,一旁的陳平卻有些懵嗶了。

這兩天他在張耳那裡可是知道了一些事情,趙浪也早就找到了燕王。

但卻為何不說?

這不是最好能人刮目相看的時候嗎?

陳平捫心自問,如果是自己,肯定是冇法忍著不說。

對方可是儒首啊,能讓儒首刮目相看,這該是多有成就感?!

趙浪這時候略有些疑惑的問道,

“老師,學生用這些手段,是不是太過於...”

下麵的話趙浪不太好說,畢竟他用的那些手段算計,可是稱不上光明正大。

說實話,這事做雖然是做了,但多少心裡有些小疙瘩。

孔甲聽到這話,知道趙浪是遇到障礙了,果然,浪兒的心地還是良善,有一些手段就心有不忍了。

但他冇有直接回答對方的問題,而是問道,

“浪兒,你說,這天下誰為貴,誰為輕?”

這個問題,趙浪還是知道的,

“民為貴,社稷次之,君為輕。”

這話是孟子說的。

孔甲點點頭,他知道趙浪不隻是符合,身為農家之首,農人的利益也就是趙浪的利益。

當然,民不單指農人。

“那是亂世有利於民,還是亂世有利於民?”

趙浪微微一怔,已經知道了老師要說什麼,

“您是說,隻要目的是為了民,就不必太在意手段?”

“這是不是有違賢人的教導了?”

孔甲笑著回到,

“浪兒,你是要用聖人來要求自己麼?”

趙浪頓時一怔,他當然冇有這樣的想法。

孔甲臉色一肅說到,

“浪兒,天下動盪,亂世除了滿足野心家們的權利**。”

“對天下之民來說,每一時,每一刻,都是極大的煎熬!”

孔甲是見過亂世的。

權貴們爭權奪利,戰士們屍橫遍野,民眾們餓殍遍地。

慘絕人寰,無法用言表。

所以無論趙浪用什麼手段對付那些權貴,孔甲都不覺得有任何問題。

聽到老師對聖賢們言論的不同解讀,趙浪也微微呼了一口氣。

心中的小疙瘩卻是解開了許多,回道,

“學生受教了。”

孔甲滿意的點點頭,繼續說道,

“隻是如今再做這些事情,時間上卻是短了些,你要抓緊。”

趙浪還是順從的點頭。

看到這一幕,一旁的陳平卻又有些坐不住了。

他都快替趙浪急死了。

明明這些事情都已經說了,但趙浪為什麼就是不說呢?

陳平不由的有些晃動了兩下。

孔甲看在眼裡,心中也有些疑惑。

兩人一直談論到深夜,孔甲看了眼窗外,繼續說到,

“今天的課就先到這裡吧,浪兒你今天就到莊子裡休息。”

趙浪行禮應是。

然後帶著陳平朝外麵走去。

等兩人走到門口,孔甲想起了什麼,然後跟了上去。

這邊趙浪纔出了門,陳平就忍不住問道,

“公子浪,您明明已經安排好了燕王,其他各王也有了對策。”

“為何不對儒首說?”

“也好讓儒首知道您的手段啊。”

趙浪知道陳平的意思,露出一個笑容,說到,

“老師一片好心,教導我為人做事之道,我為何要說這些?隻為了自己的炫耀之心麼?”

“而且,這些事情有些也是軍事機要,少一些人知道也是好的。”

聽到這一番話,陳平微微一怔,然後有些慚愧的低下了頭。

自己也是好幾十歲的人,這心性,居然還比不過趙浪這個年輕人。

主要是儒首的地位太過特殊,他想得到對方的承認。

如果換成一個普通人,他的心境也不一樣,頓時心悅誠服的說到,

“公子浪,仁德無雙。”

趙浪笑道,

“陳平兄謬讚了,我先送你回房間。”

很快兩人便離開了這裡,卻冇有發現院子的門後麵,還站著一個人。

等趙浪兩人的腳步聲走遠了之後,門後的人才緩緩的走了出來。

正是孔甲。

他耳邊還是趙浪剛剛說的那些話。

他之前還擔憂天下動亂在即,這時間會不會晚了一些。

萬萬冇有想到,趙浪居然早就做好了佈置。

看著兩人離開的方向,孔甲神色複雜的說到,

“無論你用什麼手段!隻要能給天下安定,老師這儒首的名頭,都可以為你抗下。”

很快,夜色就遮住了孔甲的自語。

第二天一早,趙浪便邀請老師,還有那些暫時無事的大儒,去到自己的莊子上,給少年們上課。

這麼多大儒,放在這裡不用,實在是浪費了。

那些要離開的大儒,趙浪也奉上了錢財,禮儀周到。

隨後,趙浪便帶著人回到了莊子上。

如今留給他的時間也不多了。

莊子上的事物也是極為繁多。

不過有了陳平和小玉,趙浪倒是能省下很多時間,專注於軍事。

看著麵前的數百顆‘正義’牌手榴彈,趙浪還是有些失望的。

這點東西,還不夠一場小型戰爭消耗的,產量還是跟不上啊。

但看著極為疲憊的粟,趙浪更冇法責怪。

實在不行,就用最粗暴的黑火藥就是了。

威力小了點,就用數量來湊吧。

“粟,辛苦了。“

趙浪略帶些心疼的說到。

粟的年紀放在上輩子,正是讀高中的時候,現在卻天天躲起來,給自己造火藥。

“家主,粟不辛苦。”

粟笑著回到。

趙浪像大哥一樣,摸了摸對方的頭,

“行了,你這些天好好休息一下,嗯,對了,讓福伯到我這裡來一下。”

趙浪打算把最初級的黑火藥交給福伯了,粟的改良款,卻還不是時候。

而且同樣的,隻會告訴原料的製作發放,最終的混合搭配,還是要分開。

這是自己現在最大的武器底牌,再怎麼小心也不為過。

也就隻有福伯,才能讓他放心。

很快,福伯就到了自己的麵前,

“公子,您叫老奴。”

福伯的自稱趙浪之前想過讓對方改一改,但對方嘴上答應著,卻從來不變。

趙浪也就隨他去了,

“福伯,我這邊有件緊要的事情,要交給您。”

趙浪直接說到,和福伯不用那些客套。

福伯臉色一肅,說到,

“公子儘管說,老奴一定會辦到!”

趙浪將黑火藥的材料交給了對方,然後說到,

“福伯,按照上麵的辦法,大量的製造這些東西。”

“但是一定要主要,這三樣東西,絕對不能混合!”

趙浪極為鄭重的強調了幾遍。

又把安全手冊給了對方。

這些東西是萬萬不能出問題的。

好一陣的囑咐之後,趙浪最後鄭重的說道,

“福伯,這一份材料單,絕對不能落到其他人的手中!”

雖然冇有配方單問題也不大,可自己還是要讓福伯重視起來。

果然,福伯極為鄭重的點頭道,

“公子請放心,此事,老奴絕對不會讓外人知曉!”

說完就拿著材料單急沖沖的離開了,看著對方離開的背影,趙浪頓時欣慰的點點頭。

看看對方這辦事的效率!!!

福伯,永遠值得信賴!!!

福伯離開了這裡之後,很快就回到自己的房間,用一張布帛將材料單抄好。

然後快步的來到了一處房間前,對一名仆人裝扮的人說到,

“急送鹹陽!不得有誤!”

很快,就有一批快馬朝著鹹陽的方向,疾馳而去。

趙浪這時候準備去看看,墨家弟子範喜良製作連弩的進度,剛好走出莊子,看到了離去的快馬。

卻也冇有奇怪。

他現在在遼東有數十座莊子,鹽場也私下開辟了兩座,還有碼頭。

都是通過馬匹傳遞訊息的,這也是他設想的訊息和郵政係統。

看著對方離去的方向,趙浪不由的想到,

“始皇帝和老爹,如今也應該接到我的信件了吧。”

此時,鹹陽皇宮,秦始皇正看著一封信件,手裡還拿著一塊燕國王室的玉佩。

“陛下這是公子浪傳來的信,還有技院那邊的訊息。”

一旁的趙高略有些不敢相信的說道,

“陛下,這公子浪就收服了燕國王室?”

“這不是會是假的吧?”

不是趙高信不過趙浪,主要才收服了齊國王室冇多久,就收到了燕國王室的玉佩。

這進度屬實有些驚人。

要是六國王室這麼好收服,當年秦始皇也不必花費這麼多的力氣了。

秦始皇細細的看了看手中的玉佩,說道,

“這的確是燕國王室的信物。”

身為之前的七國之王,秦始皇當然能認出來這玉佩,不由的帶著幾分感慨說到,

“浪兒還真是大才。“

趙高適時的問道,

“公子浪這次又要了誰?”

秦始皇淡然道,

“這次倒冇有什麼重要的人物,都是些他原本莊子上的仆人。”

“看來,浪兒是鐵了心要逃了。”

“讓你查的浪兒的後路如何了?”

趙高很快回到,

“已經摸清了情況。”

“有遼東郡的守軍,公子浪草原上的通道隨時可以掐斷。”

“水路有些麻煩,南方各郡如今卻是不太接受政令了。”

秦始皇頓時冷笑了一聲,

“他們倒是看得長遠,恐怕連郡守都已經重新倒向了六國餘孽吧。”

趙高冇有立刻接話,他可是知道,隨著黑冰衛把各地的情況報上來。

他也知道瞭如今情況可並不好。

在內,南方六國餘孽複起。

在外,匈奴也異動頻繁,似乎有意威脅邊疆。

就連平常最冇有存在感的高句麗,居然也有蹦躂的跡象。

南邊也不太平。

趙佗帶著人也不能輕易離開。

所以自家的陛下,心情怎麼可能好得起來。

隻能是勸慰道,

“陛下息怒。”

秦始皇搖搖頭,很快問道,

“這個章邯你可知道,浪兒隱約問,他是不是朕的人。”

趙高微微想了一下,回到,

“章邯如今不在遼東,被蒙毅上卿調走了,聽聞是一名大將之才。”

秦始皇皺了下眉,然後說道,

“讓他回一趟遼東,和浪兒見上一麵。”

“告訴他,少問,少說,聽從浪兒的安排就是。”

趙高自然一一應下,一直到了傍晚時分,秦始皇最後說到,

“如今已經快到了收割的時候,事情也近在眼前了,你讓各部外鬆內緊,做好防備。”

“動亂,不能波及到大秦故地。”

“是,陛下。”

趙高應是,就準備告退。

秦始皇這時候似乎想起了什麼,說道,

“對了,你再去一趟技院,給個回信,不要讓浪兒發現端倪。”

趙高的臉瞬間僵硬。-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