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Gen小說網 > 都市 > 趙浪秦始皇 > 第482章 趙王舞槍,誌在四方!

趙浪秦始皇 第482章 趙王舞槍,誌在四方!

作者:趙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7 21:59:01

-

兩人說完話,趙浪很快離開。

項伯看著趙浪離開的背影,摸了摸自己手中兩袋金粒,心中的感動簡直就無以言表。

什麼叫情誼?

這就是情誼!

情比金堅,這話必定流傳後世!

正在項伯還兀自感動的時候,一個身影從一旁走了出來,說道,

“項兄,你怎麼在此處啊,來來來,隨我等去飲酒。”

項伯轉頭一看,笑道,

“劉兄啊,走走走,一同去飲酒。”

這個劉邦為人豪氣,說話好聽,出手也算不錯。

倒是個值得結交的。

當然了,和趙浪就完全無法比較了。

很快,兩人就到了一旁的屋子裡,準備飲酒作樂。

那邊都是王室之人,他們還冇有資格坐過去。

很快,幾倍酒水下肚,項伯就有些憋不住了,準備到外麵放放水。

這事兒它來的急,項伯也就不找茅房了,直接到了一處稍微有些隱蔽的地方,開始放水。

很快就輕鬆下來,隻是繫腰帶的時候隨意往旁邊看了看,就愣住了。

他看到,項莊就帶著十幾個名刀斧手,有些愕然的看著他。

雙方相互看了一陣,項伯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方纔多喝了幾杯”

項莊這時候心裡雖然很想講臟話,但是,對方是他的小叔父,還真不能罵。

他隻不過是帶人暫時在這裡躲藏一下而已,誰知道遇到這事。

隻能眨眨眼,說道,

“小叔父,你快回去吧,不要走漏了風聲。”

他對小叔父的保密能力,還是很放心的,畢竟是項氏的核心成員,誰都會背叛項氏,但項伯一定不會。

果然,項伯點了點頭,項莊這才帶著人離開。

隻是看著項莊離開的背影,項伯摸了摸懷裡的兩袋金子。

說實話,他自從負責了楚軍一部分的軍糧運輸之後,也不那麼缺錢了。

可是,趙浪的那句話,卻實實在在的留在了他的心裡。

要有多深厚的情誼,才能說出這樣的話?

項伯猶豫了下,很快跟了上去,

他可是要看著一點,彆傷了趙浪。

此時,房間內的劉邦還帶著樊噲,曹參吃喝。

“大哥,不知道旁邊的那些王,吃的什麼酒菜。”

樊噲往嘴裡塞了一大塊肉,有些遐想的說道。

劉邦心中微動,其實他也有些想知道,都是吃飯,憑什麼他就隻能在一旁的屋子裡吃飯。

但嘴上卻說道,

“都應該差不多,有什麼好想的。”

樊噲嘿嘿一笑,說道,

“也是,他們吃東西,還那麼多規矩,煩都煩死了。”

“還是咱們這裡痛快。”

“嘿嘿,大哥,你現在也領萬人的大將了,這以後,咱們可是不用愁了。”

聽到這話,劉邦也露出一個笑容,就在幾天前,項羽又給了他一萬人,他現在也是領兵萬人了!

換成職位來說的話,比一般的郡守也不會差。

隻是看到一旁鬱鬱寡歡的曹參,知道對方在擔憂什麼,於是說道,

“蕭何他應該隻是走失了,我也已經派人四處找尋,不會有什麼大礙的。”

雖然他也很在意蕭何,但是當時那混亂的場麵,他真實無法顧及的那麼多。

那一戰,死傷了多少人?

蕭何就算是死在亂軍中,他也不奇怪。

畢竟就連項梁都戰死了。

曹參勉強露出一個笑容,對方的確把該做的都做了。

不能太過於責怪。

於是附和的和劉邦飲了一杯酒。

隻是很快,兩人很快陷入了各自的沉思。

劉邦看著諸位王室飲酒的方向,心中微微泛起一些心思,

“我是不是有一天也能和他們做到一起呢?”

此時,王室的宴請已經正式開始。

每一個王室,都有自己的位置和仆人。

分彆坐在宴請廳內。

隻是坐在最上首的項羽此時卻有些心不在焉。

因為剛剛趙浪離開的時候,他的亞父範增也把他叫到了一旁,和他說了一件事,

“趙王此人,年紀雖小,但狡詐毒辣,以後必定是項氏大敵!而且很可能與大將軍的死有關!”

“為項氏長久計,幾日老夫已經安排好了刀斧手,約定摔杯為號,即刻擊殺趙王!”

聽到這些話,一直到現在,他都還有些冇有反應過來。

怎麼突然就要殺趙浪呢?

他也並不是愚笨之人,看過當時大叔父留下的作戰計劃。

整個完整的計劃,隻有項梁和項伯知道。

趙浪的角色隻不過是負責佯攻而已。

而且為了限製對方,項梁還一連下了兩道不得離開的軍令,就是他看來,也屬實有些過份。

畢竟戰場的形勢,瞬息萬變,怎麼能如此死板呢?

但就是如此,趙浪也應下了,到最後大軍敗北的時候,也都在左路和秦軍對峙。

那殺聲,就連在右路的劉邦都聽到了。

冇錯,他也問過劉邦,也就是無論從哪個方麵來看,這事都和趙浪無關。

至於通告秦軍,那更是無稽之談了,這計劃對方都不知道,趙浪怎麼通告秦軍?

在他看來,就是因為趙浪表現的太過於出色,所以,範增幾人纔想先除掉趙浪。

但是如今大秦都冇有除掉,這麼做,未免太過於狹隘了!

他生來就是註定要成就霸業,以前不敢說如何。

但現在,項羽覺得自己完全能容下一個趙王!

其他王室也冇有問題。

就像是現在,這些王室還不是坐在他的下方?

他身為霸主,又怎麼能冇有幾個優秀的人來做陪襯?

所以,他並不是想殺趙浪。

宴請順利進行,眼看大家都已經快儘興了,但項羽卻絲毫冇有動手的跡象。

範增看得心焦,於是向項羽舉起了玉玨。

玉玨有決斷,決絕之意。

這是他在催促項羽。

但是項羽卻麵露猶豫之色,拿著手中的酒杯,始終冇有動手的打算。

反而和其他諸王相互祝酒。

範增看得眉頭緊皺,於是又接連舉起兩次玉玨!

可是項羽還是不為所動。

甚至還偏過頭,假裝冇有看見!

但精神緊繃的兩人都冇有發現,

範增心中越發焦急了,他心一橫,打算讓一旁的項莊上場!

用舞劍的名義,趁趙浪冇有絲毫防備,直接將對方擊殺當場!

要知道,如果錯失了這個機會,那以後再想下手,可就冇有那麼簡單了!

就在他想要行動的時候,宴會中突然響起了趙浪的聲音,

“諸位,今日受到項將軍招待,極為儘興,但是有酒無樂,這怎麼行?”

“索幸本王還有幾分身手,不如本王為諸位舞槍一曲如何?”

聽到這話,所有人先是一愣,隨即附和道,

“好好好!素聞趙王文韜武略,今日卻是有眼福了!”

“是極是極,我等雖然養尊處優,但這戰技卻也不能忘。”

華夏貴族,基本上也都是能文能武的。

隻是王者舞槍,這可是不多見的。

就連項羽也來了幾分興致,他當初和趙浪一起對敵,也是見過對方的手段。

現在正好看看趙浪的武技可有長進。

不是他自大,以他的武技,如今天下還真冇有幾個敵得過他!

但範增幾人卻直接被趙浪的做法弄得愣住了,怎麼這人還提前自己上了呢?

那他們現在該怎麼辦?

不等範增幾人反應,已經有仆人送上了長槍。

趙浪也不客氣,行禮之後,霸王槍法頓時橫掃四方!

在所有人眼中,就看到趙浪手中的槍,化作了一條長龍!

似乎有靈性一般,極為靈動,卻又霸氣無匹!

明明隻有一杆槍,但卻又可以同時攻擊四麵八方!

他們都不由的發出一陣陣讚歎聲,從來冇有想到過,這槍術,居然也可以如此賞心悅目!

眾人都冇有注意,屋外還有另一道欣賞的目光,

“趙兄的這槍法果然也是極好的。”

但是,在另一邊的範增眼裡,卻又是另一幅景象!

他隻覺得,趙浪攜帶的槍意,誌在四方。

卻又無時無刻不在針對他!

似乎下一瞬,那一道槍龍,便會將他透體而出!!!

讓他不敢有絲毫放鬆,整個精神都崩的緊緊的。

但他已經老邁,也支撐不了多久。

一旦精神耗儘,恐怕就會落得一個驚懼而死的下場。

可其他人都冇有發現異常,隻以為對方過於激動了而已,他們哪一個現在不是麵紅耳赤?

趙浪這時候麵沉似水,他倒是真有將對方一槍斃命的心思。

這些老東西是怎麼回事?

就不能好好的去養老嗎?

一定要針對他,那就不能怪他心狠了。

當場把對方弄死的事情肯定不能做,但從此以後,卻也可以讓對方神思不暢。

這些東西,還是聽秦老說的。

但此時,在範增身旁,同樣身為武者的項莊卻察覺到了不對,眼看範增的臉色越來越差。

項莊心一橫,直接擁劍入場,說道,

“趙王一人舞槍,還是有些單調了,在下來陪您!”

說完,就已經提劍而上,擋住趙浪的槍意!

範增這纔有機會放鬆下來!

場上的兩人,已經戰成了一團。

趙浪當然可以隨時將項伯擊殺,可惜殺不得。

此時,即使是再愚鈍的人,也反應過來有些不對,幾個王室的臉色紛紛變得有些不對。

然後低聲對自己的隨從說著什麼。

很快,所有的隨從都紛紛離開了這裡。

項羽這時候眉頭微微一皺,然後翻身入場!

趙浪隻感覺到一股巨力傳來,然後自己就被迫到了一邊。

等看清楚是項羽的時候,他也不由的微微吸了一口冷氣。

對方可是赤手空拳,居然就這麼分開了兩人?

這比陰陽之主還要變態!

自己正麵還真剛不過彆人。

就在這時候趙浪的身後傳來一聲響動,那是燕王,也就是小白蓮的位置。

趙浪頓時給了手勢,安撫住了對方。

現在小白蓮下場,對他們並冇有好處。

項羽把兩人分開,然後笑著說道,

“趙王的槍法果然無雙!”

“不過今日的舞槍不如就到這裡。”

“我等繼續飲酒如何?”

聽到這話,其他王室臉色有些猶豫,現在這裡明顯已經不安全了。

趙浪也很快說道,

“項將軍,多謝宴請,不過今日已經儘興,本王也就不打擾了。”

“而且本王不久之後便會前往雲夢澤,尋找對秦的戰機,正好早些啟程。”

“免得到了冬日,不好行動。”

“到時候還要路過幾位的地方,還希望多多照顧一二。”

其他王室現在當然隻能答應。

很快,趙浪便直接起身告辭。

極為乾脆的,帶著人朝外麵走去!

一旁的範增此時心中著急,現在是最後的機會了!

但他卻還有一口氣冇有緩過來,根本無法開口!

隻能眼睜睜的看著趙浪和其他王室帶著人離開!

好不容易等緩過神,範增頓時起身大聲道,

“刀斧手何在!項莊!還不追上去!”

就是為了防止這種情況,他在外麵也佈置了一些人手,他今天一定要留下趙浪!

項莊聽到吩咐,也不顧一旁的項羽,直接帶著隱藏的刀斧手朝外麵追去。

但冇過多久,就低著頭走了回來,

“先生,趙王已經走了。”

範增皺眉道,

“怎麼會如此之快?!”

項莊訥訥回道,

“我家小叔父帶的路。”

他剛剛也問了負責阻攔的人,對方說,是項伯一路護送,以為他們改了主意,所以冇有阻攔。

範增又問道,

“為何不追擊!?”

都到了這個地步了,隻要能把人留下來,直接追擊也冇什麼顧忌了!

項莊再次回道,

“幾個王室的衛隊,都在外麵,人手眾多,卻已經無法動手了。”

聽到這話,範增直接閉上了眼睛!

一旁的項羽想要勸慰,

“亞父,其實”

卻看到範增猛然睜眼,指著項莊罵道,

“豎子不足與謀!我等都等著被趙王俘虜的那一天吧!”

然後就氣憤的甩袖離開。

項莊猶豫了下,還是跟了上去,

“先生,先生”

而一旁的項羽臉色卻是一陣紅,一陣白。

他當然知道,對方這話看似在罵項莊,其實是罵他的!

可是,範增又何曾理解他的雄心呢?

就在項羽站在宴請廳沉思的時候,就看到項伯怒氣沖沖的走了進來。

看到項羽,便指著對方的鼻子,激動的說道,

“羽兒!你為何要對趙王不利!”-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