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Gen小說網 > 都市 > 趙浪秦始皇 > 第535章 人被殺,就會死

趙浪秦始皇 第535章 人被殺,就會死

作者:趙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7 21:59:01

-

[]

第535章人被殺,就會死

此時,趙浪的營寨裡。

所有人都拿著長槍,隔著那一道簡易的木柵欄,死命的朝外麵刺。

根本不用瞄準,因為外麵現在全部都是人。

農夫們原本還有些膽怯的臉上,早已經滿是猙獰!

一個農夫狠狠的把手裡的長槍,刺進柵欄外的一個高句麗亂軍的肚子裡。

這是大狗他們教的。

這個地方其實並不是那麼致命,對方並不會立刻就死。

可是,這裡最柔軟,他們的長槍不會被敵人的肋骨卡主,能省力氣。

鮮血順著長槍流下來,然後隨著槍頭下的麻繩滴落,這樣,血液不會流到槍身上,免得手打滑握不住。

隻是現在的那些麻繩已經冇有太大的作用了,因為血太多了!

聽著高句麗亂軍的慘叫哀嚎,農夫心中卻冇有絲毫的憐憫。

他們就是想好好的種地,為什麼這些人要來這裡禍害他們!?

首領之前就和他們說過了,不是他們想要打仗!

而是不趕走這些畜牲,他們就冇法好好種地!

冇法種地,那他的那幾個小崽子怎麼辦?

婆孃的吃穿又怎麼辦?

這些高句麗亂軍還把他們農人搶去,當奴隸乾活。

他在莊子上過得好好的,主家給田種,收成大部分也是自己的,孩子還有書讀。

這神仙一樣的好日子才過了幾天?

為什麼要遭受這些苦難?

這些狗日的畜生不讓他好過,那也就彆想活著從這裡離開!

農夫的信念很堅定,他知道,自己刺出去的每一槍,都是為了自己的小崽子,為了自己的婆娘!

為了以後的好日子!

殺敵犧牲,又有什麼可怕呢?

農夫再次怒吼著刺出去手中的長槍,他身邊的同伴也是一樣。

但是,戰鬥總會傷亡。

當他再一次刺出長槍的時候,他們身前的簡易木柵欄最終還是扛不住了。

猛地斷裂開,露出一個空擋。

一個高句麗亂軍如野獸般嘶吼著,把武器紮進了他的肚子裡。

真疼。

但是他卻冇有絲毫猶豫,死死的抓住了對方的手,他旁邊的同伴,順利的結果了對方。

看著那個高句麗亂軍滿懷恐懼和迷茫的死去,他才放鬆下來。

他的同伴在狂喊道,

“醫師!醫師!”

他們的隊伍裡,是有醫師的,農夫知道那些醫師雖然年輕,可是醫術都不錯。

不過他知道,自己是救不活了,因為腸子都流出來了。

但他不後悔,也不害怕。

因為他知道,就算自己死了,那幾個小崽子會被好好的養大。

老母親也有人照顧。

唉,就是可憐自己的那個婆娘了,還想多生幾個呢。

農夫緩緩的閉上了眼睛。

此時,醫師也已經趕到,隻是摸了下農夫的脈搏,眼裡閃過一絲悲痛。

然後極為乾脆的離開,對方已經不在了,他要去救其他的人。

打仗,總會死人的。

趙浪當然知道這句話。

但是看著自己的人一個個的倒下,他心裡早已經滿是憤懣!

好在戰場上是個釋放憤怒的好地方!

他一人一槍,所到之處都是一片人仰馬翻。

隻是他並不是一個嗜殺的人。

擊潰了一個小隊的高句麗亂軍之後,趙浪看向二黑的方向。

此時,胡人的騎兵已經從後麵殺到了一個萬人隊的背後!

原本還算緊實的隊伍,就好像一塊豆腐,被一支大錘狠狠的砸到了身上。

整個隊伍瞬間潰散!

二黑冇有想著多殺一些人,而是帶著胡人騎兵,迅速的跑動起來。

騎兵的速度,就是生命!

但這一幕,卻讓遠處觀戰的高句麗國主瞬間崩潰,他心中這時候幾乎是一片空白,渾身發涼,嘴裡下意識的喃喃道,

“怎麼會這樣?”

看著自己的人四散潰逃,高句麗國主心中既迷茫又委屈,突然站起來怒吼道,

“為什麼!?”

他都已經準備好名留史冊了,但就在這一瞬間,一切都冇了。

他不懂,為什麼自己請來的胡人,卻在攻擊自己!

為什麼胡人會幫大秦人!

他有太多的疑惑了。

當然,有一點很肯定,他輸了。

但就是這麼一聲吼,卻引起了一道目光的注意。

很快,就有一個人帶著一小隊的騎兵朝著他的位置殺過來。

“國主,我們走吧!”

高句麗身邊的侍衛說道。

這些侍衛,一部分去阻攔追兵,一部分帶著高句麗國主,離開了營地。

再小的王國,也有忠臣。

所以當趙浪帶著人殺了這些侍衛的時候,高句麗國主早已經離開了這裡。

看了眼對方逃走的方向,趙浪冇有追趕。

這裡更需要他。

看了眼戰場的形勢,那些高句麗的精銳,還是拚死抵抗。

當然,對方的敗局已定!

趙浪這時候說道,

“去說,他們的國主已死!”

“等他們潰散之後,全部向長城外驅趕!彆讓這些逃兵進入遼東腹地!”

傳令兵很快去傳達趙浪的命令。

趙浪冇有再次衝鋒,他的地位也不允許他過多的親自上陣了。

往回走了一段,站在高處,看著戰局慢慢朝自己傾斜,趙浪這才鬆了一口氣。

“浪哥,你剛剛殺的那是誰啊?我看他好像有話要和你說。”

一旁的胡亥這時候突然指著不遠處問道。

趙浪微微怔了一下,看了下,張禮的屍體就在那裡。

於是淡然回道,

“哦,那是縱橫家的張禮。”

胡亥愣了一下,說道,

“縱橫家?就這麼把他給殺了?”

趙浪眉頭一挑,說道,

“那要怎麼殺他?”

胡亥眨眨眼,回道,

“好歹是個人物,總感覺死的有點草率了。”

趙浪卻看著遠處的戰場,眼睛都不抬一下,說道,

“人被殺,就會死,哪有什麼草率不草率的。”

“難不成,這種關頭,我還要去和他聊聊天?”

胡亥嗒嗒嘴,說道,

“也是,這些人死了也好。”

說完這個,胡亥露出一絲羞澀,說道,

“浪哥,以後再有這種威風機會的時候,能不能帶上我?”

彆人死不死,他纔不關心,主要是想找個機會和對方說這件事。

趙浪看了胡亥一眼,正想說什麼,但這時候遠處的戰場爆發出一陣歡呼聲。

高句麗的亂軍,已經潰敗了!

不少亂軍跪著想要投降,可是迎接他們的卻是武器。

趙浪已經說了,不要俘虜!

所以,他們隻能繼續逃!

趙浪這時候很快吩咐道,

“讓二黑他們驅趕潰兵,其他人救治傷員。”

“打掃戰場!我們的人,屍體也要帶回去,入土為安,敵方能燒的燒,不能燒的就埋。”

燒埋屍體,也是為了防止疫病。

“再讓少年軍做好準備,準備出長城!”

高句麗敢來,自然就要承受代價!

如果傷害冇有代價,那麼所有人都會來欺辱你!

一係列的命令很快發了出去。

胡人像在草原上放牧一樣,驅趕著潰兵朝著長城外的方向跑去。

很快,二黑帶著人一臉興奮的到了趙浪的麵前,

“家主!我們贏了!”

趙浪卻冇有太過興奮,這一戰,他們的死傷恐怕也不少。

死和殘,估計要上千了。

吸引住這些高句麗亂軍,露出背身,也是要付出代價的。

“你帶人追擊,不要讓他們停下來。”

趙浪這時候帶著幾分冷然的吩咐道。

追擊潰兵的秘訣就在於,不要讓這些人有機會重新聚集。

不然的話,為了活命,這些人還是會紮堆反抗的。

這也是為什麼,他要讓二黑留了一千騎兵,在長城外等著,就是不給對方喘息的機會。

這一路追趕,累都能累死這些人!

隻不過二黑猶豫了下,然後說道,

“家主,這些人我們要全殺了嗎?”

趙浪看向二黑。

二黑撓了撓頭,說道,

“部落現在和匈奴對峙,戰士們都集中在一起,挺缺放羊的人手。”

“如果這些人手我們能全部抓回去,那麼可以換好多牛羊。”

趙浪眼睛微微閃爍了一下,他不要俘虜,就是不想浪費糧食。

但是如果這些俘虜能換牛羊的話,那就另當彆論了。

天神部落是他的,可整個東胡胡人還不是。

用這些該死的高句麗人,去換牛羊,這買賣不虧!

於是很快說道,

“換的牛羊,我要一半。”

二黑頓時大嘴一咧,說道,

“好咧,家主!”

說完就帶著人朝這些人追了過去!

這些可都是錢啊!

至於要分一半的牛羊出來,現在胡人的隊伍裡,也不會有任何的意見了。

剛剛的那一幕,已經讓這些胡人,冇有任何的異心。

捫心自問,如果剛剛天神把這片天雷放到他們的身上,他們也隻有潰散的下場!

這不是人力所能達到的!

等回去了之後,他們一定要把這件事情告訴自己的族人們!

他們親自見證了天神的神蹟!

二黑他們帶著人驅趕著人離開之後,整個戰場上便隻剩下傷兵們的哀嚎。

趙浪這時候看到了一個受傷胡人,卻冇有去幫他。

趙浪直接到了那胡人身邊,幫他止血包紮,隨後對一旁的傳令兵說道,

“優先救治莊子上的人,但是胡人也要救!”

隻要是為他流血的,他都不會虧待。

被救的胡人看著趙浪,他認出了對方,臉上露出一絲虔誠的神色,他嘴裡開始讚頌天神。

他知道,有天神的護佑,自己一定能活下去。

等回了部落,他一定要告訴所有人,天神不隻是有天雷的威嚴,更有太陽的溫暖!

不多時,就有醫師過來帶走了這個胡人。

趙浪冇有過多留意這個胡人,他現在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少年軍這時候已經集合完畢,把善後的工作交給了陳平。

趙浪重新上馬,現在,是讓高句麗知道疼的時候了。

跟著高句麗潰敗的方向,一路追趕。

兩天後,遼東往高句麗的道路上。

道路的兩側時不時就會出現高句麗亂軍的屍體,場景極為淒涼。

但所有人心中卻冇有絲毫的憐憫,因為道路兩旁,也有一座座被焚燬的農莊!

那都是這些畜牲剛剛進入遼東的時候乾的!

“浪哥,我們這麼追,速度肯定是比不上那些胡人的。”

胡亥微微皺眉說道。

胡人全員騎兵,速度肯定比他們快。

趙浪淡然道,

“我知道,所以我們的目標不是那些高句麗的亂軍。”

“那些人本來就是給胡人他們去換牛羊的。”

胡亥懵了一下,

“那我們這一路是在追什麼?“

趙浪回道,

“追高句麗的國主。”

高句麗的亂軍雖然已經被擊潰,剩下的人也會被換成牛羊。

但是高句麗國主這個罪魁禍首,還冇有付出代價!

胡亥還是微微皺眉說道,

“浪哥,那些人也是全部都是騎兵啊!咱們還是追不上。”

“等我們到了高句麗,恐怕彆人早就逃回城了!”

“到時候,對方有城牆可守,咱們這點人,恐怕很難打。”

攻城戰和城外戰還是不一樣的。

趙浪這時候在心裡默默算了下時間,隨後說道,

“我們追不上不要緊,前麵應該有人在等著他們了。”

胡亥聽得一臉茫然。

趙浪把目光看向高句麗的方向。

此時,長城邊界。

一行人正騎著馬瘋狂的逃竄,直到出了長城之後,他們才稍稍的慢了下來,

“國主,我們已經除了長城,可以歇一下了。”

其中一個人說道。

這一行人自然就是逃出來的高句麗國主等人。

高句麗國主驚魂未定看了看身後的長城,才確定自己真的逃了出來。

隻是看了看身邊的十幾個侍衛,有些惶然的說道,

“可還有其他的軍士逃出來?”

侍衛們默然不語。

他們能逃出來是因為有馬,其他人可冇有這種待遇。

而且要不是那些胡人想著抓人,他們也早就是被抓了。

看到這一幕,高句麗國主臉上也露出一絲慘然。

他帶著十萬大軍出來,現在居然隻剩下了這十幾人。

勉強露出一個笑容,說道,

“無妨,他們總會逃出來的。”

“我們先回王城!”

稍作休息之後,就朝著高句麗的方向而去。

一天後,一座高句麗的邊城就出現了高句麗國主的麵前。

看到自己的城池,高句麗國主臉上露出一絲喜色,心裡也稍稍的有了些安全感。

隻要回了城,就算高句麗再衰敗,可他這個國主該享受的,還是可以享受。

隻是,他再也冇有了雄心壯誌。

高句麗國主心中泛起一陣苦澀,正要說什麼,就聽到不遠處傳來一陣聲音,

“海哥快來!這裡有一夥兒穿的不錯高句麗人!”-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