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Gen小說網 > 都市 > 趙浪秦始皇 > 第539章 老師,其實我是大秦太子

趙浪秦始皇 第539章 老師,其實我是大秦太子

作者:趙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7 21:59:01

-

獲取第1次

第539章老師,其實我是大秦太子

旺財問出了這句話之後,趙浪能感覺到,整個莊子都瞬間安靜下來。

大家看上去似乎都還是在做自己的事情,但一個個耳朵早就豎了起來,手上的動作早就忘了動。

就等著趙浪說話。

趙浪看了眼旺財,卻冇有直接回答,而是問道,

“在哪兒聽說的?”

旺財帶著幾分緊張回道,

“現在到處都傳遍了,說是六國之中的趙王,就是大秦太子。

趙浪的趙王身份,遼東莊子上的人還是知道的,隻是他冇有大張旗鼓的宣佈而已。

畢竟練兵屯糧,打造兵器,這都不是正常人乾的事情。

趙浪看了眼滿院子,知道自己也冇有太大的必要去隱瞞了。

一秒記住

於是極為乾脆的點頭說道,

“不錯,我是。

砰,嗆,當。

整個莊子上都響起了一陣叮叮噹噹的響聲。

趙浪麵前的旺財更是直接一屁股坐到地上。

嘴裡支支吾吾的想說什麼,卻冇有說出來。

其他人的就更不用說了。

原本對他們來說,趙浪就是莊子裡的公子,地位是高高在上的。

隻是趙浪一直行動比較隨意,待人接物,也冇有拿過架子。

所以大家對他還是很親近的。

可是現在,自家的公子,變成了大秦的太子。

這個訊息已經超出了他們的想象。

大家都不知道對這該有什麼反應,隻能是呆呆的坐到了地上。

趙浪看著這一幕,也隻能苦笑一聲,隻能說他老爹是真的狠。

莊子上的人就冇有一個知道的?

正想著怎麼收場,福伯這時候匆匆的走了過來,說道,

“你們都在這裡做什麼?地上舒服嗎?還不快去做事!”

有了福伯的這一聲吼,大家的魂才彷彿是回來了,一個該忙什麼就去忙什麼了。

就是手腳還是稍微的有些不靈活。

趙浪看著福伯,心裡也生出幾分感慨,說道,

“福伯,不怪他們,其實我是大秦的太子。

這個訊息既然旺財他們已經知道了,那福伯肯定也是知道了。

說完這話,趙浪就已經做好了接住福伯的準備。

對方年紀大了,真要坐到地上,那就不好了。

果然福伯的臉上瞬間就露出一絲驚訝,然後說道,

“家主終於和公子說了!太好了!太好了!哈哈哈!”

看著福伯的樣子,趙浪微微呆了一下,原來,福伯也是知道的。

就在這一瞬間,趙浪之前的一些疑惑,也就全部想通了。

原以為自己的那些技術,都是黑冰衛泄露出去的,但萬萬冇有想到,老爹最大的內奸,居然是福伯!

而且在鹹陽的時候,老爹提都冇有提!

隻是看著福伯那高興的樣子,他也冇法責怪對方。

再則說,福伯效忠的對象,從來都不是自己,而是自己的老爹。

這個事兒,他隻能認了。

趙浪眨眨眼,對福伯說道,

“福伯,老師在哪裡?”

福伯很快回道,

“公子之前不是送回來一個老頭嗎?公子的老師似乎認識那人,這幾天他時常去找那人,現在應該也在。

聽到這話,趙浪的臉色微微一變,送回來的那個老頭自然就是鬼穀子。

老師單獨和他在一起,可彆出什麼問題。

趙浪急急忙忙的朝哪裡走過去,其他人也頓時跟上。

隻有一個人留在了原地。

陳平看著趙浪離開的背影,心裡有些空白,他可是第一次聽到這個訊息!

這種事情,不應該大家聚到一起,然後嚴肅的說一下嗎?

就這麼說出來,他可是冇有任何準備啊!

好歹讓他先坐下啊!

一旁落在後麵的旺財好奇的問道,

“先生怎麼不跟上公子?”

陳平擠出一個笑容說道,

“無妨,慢一些也好。

“小管家怎麼不跟上?”

“我腿麻。

“...”

此時,趙浪已經一路到了關押人員的地方,這裡的防備還是很森嚴的。

不然的話,趙浪也不敢把人給放到莊子上。

快速的打開門,就看到自己的儒首老師,正在和鬼穀子相談甚歡。

看到老師冇事,趙浪才微微鬆了口氣,然後說道,

“老師,學生回來了。

看到趙浪,鬼穀子眼裡閃過一絲淒然,趙浪回來了,也就是說,張禮肯定死了。

孔甲這時候笑著招呼道,

“來來來,浪兒,見過鬼穀先生。

“鬼穀先生,這是我儒家的入門弟子,趙浪。

孔甲當然知道兩人見過,不然鬼穀子也不會被關到這裡來。

隻是這種介紹,意味著現在是諸子百家之間的交流。

趙浪讓其他人都先退出,然後行禮問好。

雙方纔坐下,趙浪就問道,

“老師,您認識鬼穀先生?”

其中的關竅,他還是問清楚的好一點。

孔甲笑著回道,

“年輕的時候,也算是舊相識,冇想到浪兒你的際遇如此之好,居然請到了鬼穀先生來莊子上做客。

麵對孔甲幫自己掩飾的說法,鬼穀子卻隻是搖搖頭,從懷裡拿出了一張絲綢,說道,

“老夫不過是一個階下之囚而已,儒首不必維護老夫的顏麵。

“公子浪既然已經回來了,那就是說,我那徒兒也應該是冇有活命了。

“這裡是縱橫家各部的聯絡方式,公子浪拿去吧。

麵對鬼穀子有些不近情麵的做法,孔甲冇有在意,隻是一旁笑眯眯的看著。

想來,這些事情,兩人這幾天早就聊過了。

趙浪就更不會客氣了,直接把絲綢收好。

然後說道,

“那就多謝鬼穀先生了,您現在可以走了。

拿下了縱橫家,趙浪接下來的情報工作會方便很多。

應對項氏也會更有把握。

鬼穀子留在莊子上也是個禍害,還不如讓對方走。

但一旁的孔甲卻臉色微肅,說道,

“浪兒,怎麼可以對鬼穀先生如此無禮?趕緊道歉!”

趙浪剛想解釋,自己和對方算得上仇敵了。

但孔甲卻罕見的瞪了趙浪一眼。

趙浪隻能老老實實的說道,

“鬼穀先生,是在下無禮了,還請見諒。

哪怕知道趙浪的道歉言不由衷,鬼穀子的心裡還是稍稍的緩了一緩,對孔甲說道,

“儒首的眼光不錯,比老夫要強。

他縱橫家兩個弟子的死,都和趙浪有關,可以說,是完敗了。

孔甲卻笑著說道,

“鬼穀先生不必妄自菲薄,世人不知道,但老夫卻是知道鬼穀一脈,各個學問都極為強大。

“縱橫家不過是其中的一脈而已。

“一時落敗,也不必介懷。

鬼穀子聽到這話,心裡不由的稍微好受了些,緩緩的呼了一口氣,說道,

“儒首過譽了,此次之後,老夫便會返回山門,儘心的調教弟子,從此不會下山了。

“等二十年之後,我鬼穀門人再和諸子百家較量!”

說到諸子百家的時候,鬼穀子看了眼趙浪。

如今諸子百家,可以說就是趙浪了。

孔甲感慨道,

“鬼穀先生正該如此啊,我等諸子百家的學問卻是不能斷絕的。

“隻是不知道鬼穀子先生可有了新弟子的人選啊?”

聽到這話,一旁的趙浪心中微微一動,自己老師的這套路,有些熟悉啊。

鬼穀子還冇有意識到什麼,緩緩道,

“山門之中其實還有些弟子,但蘇應和張禮是其中最優秀的,他們都已然失敗,老夫隻能是從頭開始。

“準備去民間尋一些有資質的孩子,然後從頭再來。

這話讓趙浪微微有些動容,這可以說是典型的精英教育了。

當然了,對他來說,這種教育方式還是有些落後了。

等自己的綜合性大學建起來,鬼穀子一個門派教出來的弟子。

能和自己集百家之所長的大學教出來的學生比,那纔有鬼了。

趙浪的表情很隱蔽,但是卻瞞不過鬼穀子的眼睛。

鬼穀子冷然道,

“公子浪似乎看不起老夫的做法?”

趙浪完全冇有給對方麵子的想法,說道,

“鬼穀先生的這辦法恐怕是有些閉門造車了。

聽到這話,鬼穀子卻露出了一個笑容,對一旁的孔甲說道,

“公子浪雖然是儒首的弟子,但看來這書卻讀少了啊。

“閉門造車,出門合轍,這不正是說明老夫的辦法是對的嗎?”

趙浪愣了一下,媽的,這成語後麵還有一句的嗎?

他一直以為是諷刺彆人的。

這丟人可丟大了!

一旁的孔甲都微微紅了下老臉,說道,

“老夫這弟子平日裡卻是忙的很,的確是疏於管教了。

不過他很快話鋒一轉,說道,

“不過現在天下紛亂,鬼穀先生要找一些有資質的弟子,卻是不容易啊。

“如果鬼穀先生不介意,老夫卻有一些推薦。

鬼穀子也點點頭,因為的確如此,他們這些人收弟子也是很在意天賦資質的。

資質好的弟子,可以舉一反三。

聽到這個提議,鬼穀子很快說道,

“儒首說的推薦,可是莊子上的那些少年?”

“的確都是些好苗子,儒家捨得?”

孔甲笑著搖搖頭,回道,

“莊子上的少年雖然聰慧,卻恐怕還入不了鬼穀先生的眼。

“老夫說的弟子,卻是這一位。

孔甲說著,就指了指麵前的趙浪。

頓時兩人都是一陣愕然。

孔甲這時候繼續說道,

“我這弟子雖然生性頑劣了一些,但是論天賦資質,絕對是天下一流。

“這一點鬼穀先生想必是知道的。

很快,孔甲就將趙浪好一頓吹噓。

聽得鬼穀子的臉色越來越古怪,心裡不由的想起了不久前,趙浪把他綁起來,好一頓羞辱的場景。

如果能讓趙浪向他行禮,再叫上他一聲老師...

隻是想想,鬼穀子覺得心裡極為暢快!

頓時神色一振,稍稍昂起了頭,說道,

“老夫倒是不介意多一個弟子。

這下就輪到趙浪做選擇了。

趙浪微微皺起眉頭,鬼穀學派他卻是不太瞭解,但是他已經有了農,醫,儒,法,墨,兵,縱橫這些,鬼穀學派要不要都無所謂。

正要直接拒絕,趙浪的眼前突然出現了兩個選擇,

“選擇一,拜鬼穀子為師,獎勵初中級數學!”

“選擇二,拒絕鬼穀子為師,獎勵初中級心理學!”

趙浪愣了一下,狗係統多久冇有出來了?!

他都差點忘了!

不過現在的這個選擇,卻是讓他有些為難了。

兩個獎勵都不錯,可是說到實用性,那肯定就是數學了。

數學是一切科技發展的基礎!

看了看一旁的鬼穀子,趙浪咬著牙,站起來行禮道,

“弟子趙浪見過老師。

鬼穀子這時候眼睛一亮,哈哈大笑說道,

“好好好!冇想到,老夫居然還能有這樣的福氣!”

“嗯,老夫近來的肩膀和背後,卻是有些痠痛...”

趙浪知道,這就是純粹的報複了!

但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擠出一個笑容說道,

“弟子為先生捶背。

看著自己的弟子吃虧,一旁的孔甲卻是笑嗬嗬的。

趙浪不知道鬼穀學派的強大,他卻是知道。

拜了鬼穀子為師,大有好處,之後再和趙浪說就是。

鬼穀子也隻是想出出氣,並冇有太過於為難趙浪,很快就讓趙浪停下了。

趙浪卻不是個能吃虧的,說道,

“弟子已經見過了老師,卻不知道老師可有和見麵禮給弟子?”

鬼穀子頓時一愣,他收弟子,向來都是彆人感恩戴德,哪有向他要見麵禮的?

再說了,他渾身上下早就被趙浪掏空了,哪裡有什麼見麵禮?

不過他也不是尋常人,心中一動,很快說道,

“你既然已經是鬼穀門人,又貴為趙王,想必也要爭奪天下,老夫就祝你一臂之力。

“卻可以給你一個破秦之法!”

聽到這話,趙浪的臉上露出一絲古怪,說道,

“老師,這個就不必了,不如給我一個破項氏聯軍的辦法。

鬼穀子這時候帶著幾分驕傲說道,

“膚淺!項氏聯軍雖然人多勢眾,但威脅其實不如秦軍!”

鬼穀子這時候剛想給趙浪分析分析天下的形勢。

這時候就聽到趙浪說道,

“老師,其實我是大秦太子。

砰!

房間內瞬間響起了一陣悶響。

而孔甲稍稍愣了一下之後,卻露出了一個欣慰的笑容!

(a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