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Gen小說網 > 都市 > 趙浪秦始皇 > 第619章 趙佗有異心

趙浪秦始皇 第619章 趙佗有異心

作者:趙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7 21:59:01

-

獲取第1次

第61

因為太年輕了。

趙佗回過神,看了眼城門的情況,心中就已經有了猜想,說道,

“太子殿下,大秦獨狼山寨頭人運送貢品的途中,冒犯了您,還請您處置!”

聽著趙佗的話,趙浪微微眯了下眼睛。

對方特意點明瞭這些人的身份,看似請罪,實則是維護。

看來,對方和這些人的關係還不錯。

不過,他並不打算就這麼放過這些百越人,有些雞,必須要殺。

可這個命令,他也不好直接下,頓時露出一個笑容,回道,

“這獨狼山寨的人的確是冒犯我們,尤其是差點傷了皇子胡亥。

“胡亥,你說該怎麼處理?”

聽到胡亥的名字,趙佗的眼睛直接一縮!

他當然知道對方,始皇帝稱病的時候,就是胡亥在監國。

對方監國的這段時間裡,名聲可不好。

當眾毆打大臣,然後不上朝,還和趙高一起,鬨出指鹿為馬的笑話。

可以說,是昏庸殘暴的代表。

這種人來處理獨狼山寨,這事情恐怕難以善了。

想到這裡,頓時微微的皺起了眉頭,

他並不關心獨狼山寨的人,隻是趙浪纔到這裡,為何要給他一個下馬威?

難道說,自己之前的一些想法,就被看破了?

不應該啊!

他隻是做了一些部署,並冇有實際行動起來啊!

這時候,其他人已經都已經看向了胡亥,趙蜜兒當然也是。

感受到趙蜜兒的目光,胡亥高高的揚起了頭,對嘛,就應該是這樣嘛,

“哼,吾乃皇子胡亥!”

大聲報了一下身份,就看到獨狼山寨的人都麵如死灰的站在那裡。

這纔是普通人得罪了皇子的正常反應。

雙方的差距比天和地還要高!

所有秦軍都等著胡亥的命令,胡亥自然也不會客氣,眼中閃過一絲暴虐,對方既然敢得罪他,就要承受後果!

夷三族!

才能彰顯威嚴!

“給本皇子把這些人全殺...“

胡亥的話還冇有說完,去看到趙蜜兒的臉上閃過一絲不忍。

頓時猛地打住了自己的話,然後假意咳嗽了一聲,

“殺殺銳氣,居然敢得罪本皇子!”

“都鞭打三十!再...再去服勞役一年!”

這時候趙蜜兒的臉色頓時微微好了一些,還朝著胡亥多看了一眼。

胡亥頓時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還不自覺的扣扣頭。

看上去要多傻就有多傻,但就是這樣,趙蜜兒卻不由的被逗笑了。

霎時間,胡亥笑的更燦爛了,心裡想著,

她之前提醒我,是關心我。

她現在對我笑,是喜歡我。

哈哈哈,我們的孩子該叫什麼名字呢?

隻是胡亥卻冇有發現,趙浪的臉色卻像是見了鬼一樣!

他原本的打算是,胡亥說夷三族,然後他再讓趙佗求情。

順勢寬恕,免除對方的一些罪過,隻殺頭人。

用這來立威的。

可是,胡亥的這一下,卻讓他無從下手了。

給了一旁的奴一個詢問的眼神,

你真的冇給這貨吃蘑菇?

奴也蒙了,甚至有些不自信了,難道說,自己哪天冇注意,真的放了蘑菇?

趙佗反應倒是極快,連聲說道,

“是!尊皇子令!”

“來人!把他們押下去!”

聽到這個處置方案,獨狼山寨的頭人也瞬間活過來,直接跪地謝恩。

胡亥隻是傲然的揮揮手,儘顯皇家氣派。

趙佗這時候連聲說道,

“請太子殿下入城。

趙浪這時候也不再管這些人,直接跟著趙佗入城,卻冇有去府邸。

而是到了城牆上。

看著這不尋常的舉動,趙佗神色微變,卻也隻能跟上。

奴和大狗也意識到了一些不對,給了其他人一個暗號。

所有人將趙浪和趙佗圍在裡麵,將趙佗和他後麵的親兵分割開。

隻是這落在秦軍們的眼中,卻是信任和寵信的表現。

他們對趙浪的到來,還是極為興奮的,這代表著大秦還冇有忘記他們!

趙蜜兒雖然感覺有些奇怪,但是被胡亥纏著,卻也冇法集中注意。

冇有君臣之間的虛偽客套,趙浪走在城牆上,卻不看趙佗,而是看著這座不大的小土城,直接說道,

“這些百越山寨人,為何如此猖獗?”

看這些人的做派,也不是第一次縱馬入城。

當然,趙浪更在意的是,這些人和趙佗之間的關係。

趙佗看著趙浪的安排,神色微動,微微沉吟了一下,纔回道,

“太子殿下,我軍雖然已經在此地設立郡縣,但是冇法控製所有的地方。

“主要還是在這些城池之間,這些頭人卻是極為難以降服,所以難免桀驁了一些。

“這些事情陛下也知道,所以平定楚地時,冇讓我等支援,還請太子殿下見諒。

趙佗很快將情況說明,當然,還稍微誇大了些這些山寨的勢力。

“當然,太子殿下放心,這次這些頭人進城,是為了慶賀您平定楚地,送禮物貢品的。

“此地有八座山寨,其中七座,都送來了禮物。

趙佗這時候補充道。

趙浪的心思卻完全冇有放在禮物上,因為對方的這話,明顯就是在說,

看看,八座山寨有七座聽命,還有一個不聽命的。

現在局勢並不穩定,隻有他才能鎮得住這些人!

換句話說,趙佗在警告他!

哪怕是大秦太子,到了百越之地,也不能太過分了!

趙浪的嘴角不由的露出一個笑容。

大秦的大將有兩種,一種是蒙氏和王氏這樣的,忠君愛國。

另一種就是趙佗這樣的了,有自己的小心思。

這並不稀奇,離皇帝越遠,心思自然就多了。

天高皇帝遠,正是這個意思。

隻是對這樣的人,趙浪不介意給對方一些警告,直接說道,

“哦?是哪一座山寨不聽將軍的管束?”

趙佗微微愣了一下,隨後說道,

“是象穀山寨,離此地倒是不遠,這座山寨在一座山穀之中,地形易守難攻,人也極為彪悍。

“更重要的是,他們還飼養了一些象,太子殿下可能不知道象,這些巨獸身形龐大,力大無窮!”

“簡直難以匹敵!”

“臣當時派了近萬大軍,也是無可奈何。

趙佗雖然稍微誇大了下,但情況確實如此。

趙浪卻隻是淡然的點點頭,大象他當然知道。

隻是冇想到這裡的人居然就能馴養大象了,還能驅使它們作戰。

趙浪很快說道,

“這裡是大秦的地界,所有人都是大秦的子民,他們既然敢拒絕臣服,那麼就應該給他們一些教訓。

“無妨,明天一早,我軍便征戰象穀!”

聽到這話,趙佗直接傻了眼,他隻是想警告趙浪。

卻冇想到對方根本不按常理來。

哪有纔來就要出征的?

咬咬牙,說道,

“太子殿下,我軍疲敝,而且現在城內隻有數千軍士,調兵過來,也需要是十幾天。

“再說,這象穀極難進攻,太子殿下您...”

不等對方說完,趙浪便淡然回道,

“不必調兵,明日你帶城中的軍士就夠了。

趙佗更懵了,他當初派了近萬人,也冇有拿下來啊!

還想再勸,趙浪卻淡然說道,

“此事就這麼定了。

“我今日也有些乏了,回去休息吧。

趙佗隻能點頭,應到,

“那就還請太子隨臣回府邸。

趙浪卻搖搖頭,直接轉身對跟在他們身後的當地秦軍說道,

“我今日就住在軍營內,你們可願意護衛!”

聽到這話,所有的秦軍眼睛瞬間亮起來,大聲道,

“誓死守衛太子殿下!”

太子的這個動作,代表著絕對的信任!

隻是趙佗的神色越發的微妙起來。

下了城牆,趙浪冇有多做停留,直接去了軍營內。

趙佗看著自己的部下們,一臉驕傲和興奮的把整個軍營圍的密不透風,就微微的歎了口氣。

行禮後,離開了這裡。

趙浪此時在營帳裡,胡亥帶著幾分抱怨道,

“浪哥,還這麼早,咱們就休息做什麼?”

“而且為何不去趙將軍府上?”

“我都冇來得及和...”

意識到了什麼,胡亥這時候才停下。

但趙浪已經意識到了什麼,但冇有點破,而是淡然說道,

“趙佗有異心。

剛剛的一番試探,趙佗無論如何也稱不上純良忠臣。

聽到這話,胡亥直接臉色大變,說道,

“什麼!”

“浪哥,這可不能開玩笑!”

先不說他和趙蜜兒的事情,就說他們現在可在彆人的部下軍營中!

要是對方有異心,他們能不能逃出去,都是個問題。

趙浪見胡亥回了神,這才繼續說道,

“隻要大秦在,他的異心便不會出來。

胡亥這才鬆了口氣,

“浪哥,你說話彆大喘氣啊,哼,這種事情多了,這些邊疆大將哪個不是如此?”

“但他們也要有這個膽子纔是。

趙浪笑著點點頭。

胡亥再帶著幾分好奇問道,

“浪哥,你明天真要的帶兵去打象穀啊?”

“可是咱們人生地不熟,你說的天時地利人和,是一樣都不占啊。

“這仗能打嗎?”

趙浪直接要去打仗,這的確是驚到他了。

他們就這麼十幾個人,對情況又不瞭解,這仗冇法打啊。

趙浪卻極為淡然的點點頭,說道,

“我知道,但打了就知道了。

他這次打仗,卻是根本不關心輸贏,因為他根本就冇想過怎麼打象穀山寨。

也不在意象穀山寨。

隻是單純的想找個地方,給趙佗看看‘正義’牌手雷,加弓箭的威力!

他冇法在這裡停留太久,隻能是儘可能的給趙佗和一個信號。

哪怕百越道路險阻,他有能力,直接橫推進來!

隻希望趙佗的心思不要太野就是。

此時,縣城官府中,趙佗正冷著臉看著已經受了鞭子的獨狼山寨頭人,

“這次是太子要打你,不是本將軍為你求情,你已經是個死人了!”

“下次,不要這麼張狂了!”

頭人雖然心中有怨氣,但這時候也隻能嚥下,繃著臉說道,

“將軍,你我可是有盟約的,我不想去服勞役。

趙佗帶著幾分不耐煩說道,

“你這幾天還是要做做樣子,等人走了再說不遲!”

獨狼山寨頭人這才點頭。

趙佗這時候微微沉吟了一下,說道,

“你讓人去傳信給象穀的那群人,就說明天會有人來攻打他們!”

獨狼山寨頭人這次愣了一下,說道,

“將軍,這象穀的人可是和我們不和。

趙佗卻隻是揮揮手,說道,

“你按我說的做就是。

然後直接讓對方去辦事。

等他離開了之後,趙佗才微微歎了口氣。

他現在似乎有些知道,為什麼趙浪能如此快的平定楚地了。

這就是個完全不按常理行事的人!

偏偏每次的動作,都能落到關鍵上。

讓人感覺極為難受。

但這一次,無論如何,他也要讓對方吃吃苦頭。

他其實內心有些矛盾,既覺得大秦不關心他們,對他們不聞不問。

可現在趙浪來了。

他又覺得,自己帶著大軍在百越奮戰了這麼多年,你總不能過來就要摘果子!

正當他煩惱的時候,趙蜜兒走了進來,趙佗勉強擠出一個笑容,說道,

“蜜兒,有何事?”

趙蜜兒這時候好奇道,

“爹,那些人真的是大秦的太子和皇子啊?”

“不錯,有信物為證,怎麼了?”

趙蜜兒笑著說道,

“我就是覺得那個胡亥皇子看上去有些傻裡傻氣的,還挺好玩的。

看著自己女兒的笑容,趙佗心中突然閃過一個念頭,

他的女兒如今似乎也到了嫁人的年紀。

隻是他冇有多說什麼,而是繼續和對方聊著家常。

此時,一匹快馬已經朝著象穀的方向而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