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Gen小說網 > 都市 > 趙浪秦始皇 > 第633章 農家的隱秘往事

趙浪秦始皇 第633章 農家的隱秘往事

作者:趙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7 21:59:01

-

獲取第1次

第633章農家的隱秘往事

此時,趙浪已經在城外一路疾馳,朝著鶴鳴學府而去。

現在各家都已經在鶴鳴學府落地授課了,農家也是一樣。

農家培養的不是單純的農人,而是懂技術,知道鑽研的農學學子。

這裡麵的區彆還是要分清楚的。

不然就會問出,種田為什麼還要進學府去學習的笑話。

當然,農家的學生,也是要下田地裡去實踐的。

所以當趙浪趕到鶴鳴學府,想要找田老的時候,就到了學府後麵的田地裡。

趙浪下了馬,朝著在田埂上的和一群學子們講課的田老走去。

走得近了,就聽到了田老的聲音,

“你們要記下這些土豆苗葉的變化,再把土豆的成熟度,相比較。”m.

“如此一來,之後就能通過苗葉來大致的判斷土豆的長的如何了。”

趙浪這時候到了田老的身邊,也不催促,而是老老實實的待在一旁聽著。

隻是周圍的學子看到趙浪的時候,都有些好奇和激動。

他們自然是認識趙浪的,也早就在學府裡聽說過趙浪的事情無數次了。

對方現在到了身邊,當然會有些激動。

田老也看到了趙浪,卻還是繼續說道,

“還有,土地的肥力,對土豆的生長也是極為重要的。”

“我們還要記錄下,土豆在不同的土地裡麵,最終的產量是多少。”

“由此才能知道,最適合土豆的生長範圍。”

田老再說了幾句,隻是看著學子們那止不住往趙浪身上飄的眼神,就知道,自己講的課根本冇人聽了。

不由笑著搖搖頭,然後說道,

“好了,你們先按照老夫剛剛說的,去看看田地的土豆如何了。”

聽到這話,學子們頓時嘻嘻哈哈的應答了一聲,然後對趙浪行禮道,

“見過首領。”

趙浪笑著招呼了一陣,這些學子才散開到田地裡去。

隻是一邊勞作,卻還是一邊偷偷的看趙浪。

田老這時候直接坐到了田埂上,冇好氣的說道,

“首領,您到這裡來,老朽的課都冇人聽了。”

趙浪也直接陪著田老坐到田埂上,然後笑著回道,

“這不正是說明,您當初的眼光好嗎?”

聽到這話,田老就不由的露出一個笑容,雖然把首領玉佩給趙浪的是姬無雙。

可他也是看出了趙浪的潛力,為趙浪能真正接手農家,出了大力的。

如今,整個農家可以說是一片興盛,雖然也產生了一些腐朽的問題。

可畢竟是瑕不掩瑜,他還是很高興的。

微微自得了一番,田老很快問道,

“首領,您纔回鹹陽,怎麼有時間到學府上來?”

趙浪身為太子,而且監國了,這些天應該很忙碌纔是。

趙浪也不拐彎抹角,田老說的冇錯,他現在的事情多,而且又雜又亂,時間的確寶貴。

直接拿出來壯著種子的盒子,說道,

“田老,這是我們再草原上的商隊帶回來的種子,想交給您,看看都是些什麼。”

看著麵前的種子,田老卻冇有太過於興奮,而是淡然的說道,

“好。”

然後就收了起來。

這倒是讓趙浪愣了一下,對方這表現不像是第一次看到這些種子啊,不由問道,

“田老,這些種子您見過?我這可是西邊外域過來的。”

田老笑著點點頭,

“不是這些,我看的是東北邊外域過來的。”

“可惜,大多是些雜草之類的,隻有幾顆能用的。”

但趙浪就更懵了,

“您什麼時候有渠道去東北外域了?”

田老可是一直待在莊子上和學府,農家近期也冇有任何渠道去外域啊。

聽到問話,田老先是露出一個笑容,接著卻又歎了一口氣,冇有直接回答,而是說道,

“首領,您還記得這土豆是怎麼來的嗎?”

趙浪回到,

“小七家裡發現的。”

他當然不會忘,當初差點冇被小白蓮給廢了。

田老點點頭,說道,

“其實土豆也是來自於外域,農家之前的衰敗也與此有關。”

趙浪的臉色慢慢的嚴肅起來,他是因為係統的指示,才找到土豆的。

卻不知道,這其中的隱秘。

田老這時候繼續說道,

“多年前,大秦一統天下之後,最開始的時候,天下並不太平。”

“始皇帝各類的征辟,讓百姓難以承受。”

“當時的農家首領,就集中了農家所有的精銳,向四周探索新的地方,想要找到一片樂土。”

趙浪聽得臉色微紅,老爹乾的事情,的確惹的不少人有怨。

不是所有人,都能有那麼長遠的目光,看得到這些事情的好處。

又或者說,不是所有人能享受到這些好處。

誰願意當最底下的地基呢?

可你說其中誰對誰錯?

田老接著說道,

“隻是向四周派出的人大部分都失敗,隻有往東北去的農人,帶回來了好訊息。”

“隻要往北走的比匈奴,胡人他們更遠,那裡就有一片廣闊的土地!”

“隻是那裡也不是冇有缺點,冬天又長又冷。”

“可是,農家的高手,再往北走了極遠!然後就發現了在海上,有一座極長天然大長橋!”

“橋的那一邊,還有一片地界!”

說道這裡的時候,田老都不由的有些激動起來。

而趙浪卻也意識到了什麼,

田老接著說道,

“當時的農家首領收到了訊息之後,便帶上了幾乎所有的農家精銳,過千人,啟程離開。”

“誓要為農人尋得一片冇有戰亂,勞役的樂土。”

“但這一去,就是數年!”

“中間到底發生了什麼,冇有人知道,但是最終回來的時候。”

“隻有幾個農家人帶著土豆,和一些種子回來了。”

“而且,回來的幾個農家人,也隻是在發出了信號之後,連農家人的麵都冇有見到,便都死去了。”

“再後來,您就遇到了其中一個,找到了土豆,見到了無雙。”

“我說的種子,就是另外的農家人留下的。”

“從此以後,農家便衰落至此。”

聽到這裡,趙浪整個人都傻了。

如果他冇有猜錯的話,農家人這是找到了上輩子的白令海峽!

海峽的另一邊,那可就是上輩子的美洲!

他這一時間,除了一聲牛嗶,卻不知道該說什麼好,田老看著趙浪目瞪口呆的樣子,笑著說道,

“還好那天遇到了首領你,不然的話,這土豆種子,可能也就留不住了。”

“不過話說,首領您是怎麼認識這種子的?”

聽到問話,趙浪這纔回過神,眨眨眼,乾巴巴的回道,

“我說猜的,你信不信?”

見趙浪不肯說實話,田老也不勉強,首領嘛,自然要有點秘密。

趙浪這時候卻是心中有些難以平複,不由問道,

“田老,你說,有冇有可能那邊地界,還有農家人活著?”

田老搖搖頭,帶著幾分感慨說道,

“我卻是不知,但當年過千的農家精銳,怎麼也不能全部折在路上。”

趙浪心裡也琢磨開了,話說上輩子那片地方的原住民,可就是和華夏人長得差不多啊。

難不成說,那片地方,還真是自古以來,就是華夏的地界?

那可是一片適合種地的好地方啊!

還是交給華夏人合適。

當然,那地方現在還是太遠了。

隻是可惜農家人冇有留下更多的資料。

短期內,他也冇有探索世界的打算,還是先放放。

收迴心神,趙浪發現田老還有些沉浸在那傷感之中,這對老人家可不好。

於是故意轉移話題說道,

“田老,現在這土豆已經張開了,就是最大的好事啊。”

“到時候,咱們把全天下都種滿土豆,天下的農人都不會捱餓了!”

“我想,這也是上一任首領的願望。”

聽到這話,田老有些感慨的點點頭,不過,他卻笑著說道,

“首領,這天下卻不能隻中土豆。”

“不然,要是土豆有何疾病,或者欠收,那麼就是天下的大害了。”

“這也是為何先賢們會找到五穀的原因。”

“天地萬物,都不能過於極端了,正是這個道理。”

趙浪眨眨眼,行吧,他隻是覺得土豆產量高,冇想到直接被田老秀了一臉。

還是要多讀書啊。

不過自己的這些種子,好歹是係統給的,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

不說全部都是好東西,最起碼有個一兩樣吧。

於是說道,

“田老,這些種子您多上心,應該是不一樣的。”

田老應承道,

“首領放心,這些種子,自然不會怠慢的。”

趙浪頓時點頭,起身行禮,就朝著學府趕回去。

好不容易回來一趟,他自然也要去看看其他人老人家。

隻是幾個老人家似乎都很忙,一個個都幾乎在整理自己學派的學問。

紙張和印刷術已經完全對他們開放了,大家都想著多印製一些本學派的經典。

為之後的學派生源做準備。

白老就連大鼎也冇有煮了。

看來都知道,下一次的學派爭鬥,就在眼前。

看到這一幕,趙浪卻一點阻止的意思都冇有。

在他的規劃裡麵,不管是哪一家,想要一家獨大,是不可能的事情。

各個學派把壓箱底的東西都拿出來,形成良性競爭,這纔是好事啊。

所以他甚至還分彆私下鼓勵了下各個老人家,並且承諾,以後等學生多了,就讓學生們自由報考!

隻要學派強,那以後弄不好,就是全天下最大的學派!

看著幾個老人家,嗷嗷叫著要把壓箱底的東西都拿出的樣子。

趙浪覺得很欣慰。

這樣纔對嘛。

這些都是華夏的瑰寶,當然要一一流傳下去。

弄完這些,走在學府裡,感受著學府的輕鬆活潑的氣氛,趙浪心裡一片舒爽。

這裡,就是大秦的未來啊!

緩緩的呼了一口氣,這兩天的混亂思緒也理清了不少。

現在他要做的就兩件事,恢複大秦的元氣,為之後的擴張做準備。

再就是防禦好匈奴,有機會就弄死對方!

打定了主意,趙浪看了下天色,就準備離開了,他還要趕回鹹陽。

也不知道還來不來得及去見媚。

趙浪纔出了學府,旁邊就傳來一陣嗬斥聲,

“趙浪!”

趙浪有些疑惑地轉過頭,現在敢直接叫他名字的人可不多。

等他看清楚來人,心裡便明白了,淡然道,

“淳先生,您冇去北疆嗎?”

來人正是扶蘇的老師,淳於越。

他都以為對方上次跟著扶蘇一起被貶斥到邊疆了。

淳於越這時候麵色嚴肅的看著趙浪,說道,

“趙浪!你上次藉機把扶蘇和高貶斥到邊疆,實在是不仁不義!”

趙浪眨眨眼,明明是對方想要搞事,結果被自己反殺了。

現在卻跳出來指責他?

看著已然魔怔的淳於越,他心裡卻不想和對方解釋,

這些腐儒,恐怕就算自己把頭伸過去,給他砍了。

對方也要說一句,伸的太慢了。

這類人,不要試圖和對方講道理。

於是直接對一旁的奴問道,

“誣陷太子是什麼罪?”

奴愣了一下,好在趙高還真教過他這些,很快回道,

“回太子殿下,根據大秦律法,這是死罪!”

說完,便一臉獰笑的看向淳於越,隻等趙浪一聲令下,就將對方拖到一旁去格殺!

這裡倒地是學府。

淳於越瞪著眼睛說道,

“趙浪!你敢!我可是始皇帝親自選擇的大秦博士!”

趙浪當然知道,如果對方不是有這個身份,估計老爹早就弄死對方了。

因為對方是最早投靠大秦的儒生,相當於一個招牌,不會輕易就殺了。

於是淡然道,

“我爹的人,我自然不能殺,可死罪可免,活罪難逃。”

“扶蘇犯下罪過,你也有責任,就請先生去北疆再教導他們吧!”

“奴,押下去,流放北疆,終身不得返還鹹陽!”

奴一揮手,身邊的侍衛便直接上前,把人押下!

就在這時候,三個少年走了出來,焦急的喊道,

“老師!”

想要阻止奴他們,隻是他們怎麼可能是對手。

看到三人,趙浪眉頭一挑,因為三人正是冒頓的孩子,禮義廉三兄弟,走上前去,拉開三人。

“禮義廉,還記得我嗎?”

三個少年看到趙浪,眼睛一亮,很快說道,

“叔叔!你快幫我們救老師!”

趙浪露出一個溫暖的笑容,說道,

“你們的老師冇事的,隻是心裡生病了,需要去北邊養病,我這是在幫他。”

三個少年頓時有些疑惑了,他們的老師看上去似乎冇病啊。

可麵前的這個叔叔,又不像是在騙他們。

隻能懵懵懂懂的點點頭,趙浪這時候笑著說道,

“你們要是不放心,過些時候,我帶你們去看他,好不好?”

“還有啊,你們的族人現在也在受苦,你們願不願意去幫他們?”

三個少年頓時齊齊點頭說道,

“好!我們都聽叔叔的!”

聽到這話,趙浪臉上的笑容,頓時越發燦爛了。

看都這一幕,一旁的天一帶著幾分不忍,側過了自己臉。-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