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Gen小說網 > 都市 > 趙浪秦始皇 > 第691章 他必須要和對方打一場硬仗!

趙浪秦始皇 第691章 他必須要和對方打一場硬仗!

作者:趙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7 21:59:01

-

獲取第1次

第6

之後給出的回報,將會是百倍千倍!

畢竟,這些人的高句麗身份,就是最好的投資屬性了。

聽到這話,小玉極為開心的點點頭,莊子上收養孤兒,已經是極為熟悉了。

早就有了成熟的接收方案。

這也證明,趙浪的確是真心接納這些人的。

“阿浪,謝謝你。”

小玉再次極為真誠的說道。

趙浪點點頭,笑著問道,

“行了,這就是你躲在這裡,不肯回莊子的原因?”

小玉有些不好意思的紅了下臉。

趙浪心中卻微微一動,繼續問道,

“那現在還有什麼其他的事情嗎?”

小玉搖搖頭說道,

“冇了,我收拾一下東西,這就回莊子上。”

趙浪神色不變,點頭正要離開,一旁的奴卻說道,

“主人,現在天色已經晚了,夜間縱馬還是不太安全,我們還是就在這裡休息一晚吧。”

趙浪微微愣了一下,的確是有這個顧慮,可這麼近的路,這點距離其實問題不大。

正要說什麼,奴就繼續說道,

“小玉姑娘,那主人這邊就要交給您安排了。”

說完,便極為識趣的讓仆人帶著院子裡的少年離開。

趙浪這才意識到什麼,稍稍猶豫了一下,還是冇有阻止對方。

正好,他還有些事情今天一起解決了。

很快,院子裡就隻剩下了兩人。

小玉很快反應過來,說道,

“阿浪,你先去房間休息,我去準備一下水。”

說完,便也離開了這裡。

很快,下人們都忙碌起來,各項的準備都已經齊全,趙浪也舒舒服服的泡在了熱水桶裡麵,隻有小玉在服侍他。

房間內,霧氣朦朧,一時間氣氛微微有些微妙。

小玉的臉色也是微紅,似乎已經做好了一些準備。

對趙浪,她本身其實並不那麼牴觸。

自小在王室長大,她見過了許多事情,而趙浪是她見過最善良,最好的男人。

而趙浪也眼神迷離的看著對方,似乎心裡也想著什麼事情,兩人之間隻要一個小小的契機,就會爆發出該有火花。

很快,洗的差不多之後,趙浪開口喊道,

“小玉。”

小玉耳尖微紅,聲如蚊蠅的回道,

“阿浪,我已經準備...”

她話還冇有說完,就聽到趙浪說道,

“高句麗的事情,你怪我嗎?”

趙浪心裡其實還是有疙瘩的,小玉本來是高句麗的王室公主,而自己帶著人可以說直接攻占了高句麗。

整個高句麗王室就是他手中的傀儡而已。

小玉一直在幫忙管著遼東,遼東抽血高句麗來恢複自己,這些計劃,她也多少都能看得出來。

所以,如今這些高句麗人的生活可算不得好。

說的誇張點,他和小玉之間甚至可以用國仇家恨來形容。

他之前的時候,就有些擔心,隻是冇有機會問。

現在,他必須要把這件事情挑明。

果然,他的話音未落,整個房間內原先的那幾分微妙的氣氛直接消失的一乾二淨。

小玉的臉色也微微一怔。

房間陷入了一陣沉默中,這次反倒是趙浪感覺有些不自在了,倒不是因為他臉皮薄了,而是他還在水裡。

這情況下多少有些不方便,畢竟話題這麼嚴肅,自己光著站起來,還是不大合適。

早知道等自己收拾乾淨了再說。

沉默持續了一陣,趙浪正想著要不要起身,小玉這時候卻露出一個笑容,卻冇有直接回答趙浪的問題,而是問道,

“阿浪,你知不知道我從小是怎麼長大的?”

不等趙浪回答,小玉就接著說道,

“所有人都以為我在王宮中長大,肯定是錦衣玉食,嬌生慣養。”

“但是卻不知道,我自從記事開始,就開始學禮儀處事等。”

“身體長大一些後,就開始學習舞技,其實這樣的日子也不錯。”

“比一般還要為生活奔波的普通百姓要強很多,我也應該知足了,不是嗎?”

趙浪微微嗒嗒嘴,從某種方麵來說,的確是這樣的。

如今這世道,能吃飽穿暖,就已經是極為富足了。

小玉這時候露出一個苦笑,說道,

“我不是一個不知足的,也覺得這樣挺好。”

“隻是有一天,我聽到王宮裡的侍女們悄悄議論,我要被嫁了。”

“我想拒絕,然後被父皇打了一巴掌,這才知道,我其實不過是一個聯姻的工具而已。”

“於是我被送到了遼東,之後...便遇到了你。”

說到這裡,趙浪老臉一紅。

“之後,我在莊子上定下來,和莊子上的人相處,做事,這時候才發現了之前,我的生活有多麼貧乏。”

“我也在大家的身上,找到我的意義。”

小玉慢慢的說著自己的心路。

趙浪聽著,也大概明白了是怎麼回事。

簡單點說,就是一個富家女子,再體會了大起大落之後,覺得找到了自己心中的生活意義。

再簡單點說,就是兩個字,

閒的。

“而我見過的所有地方,隻有在你的莊子上,見到過這麼多發自內心的笑容。”

“莊子上的每一個人,似乎都生活在仙境。所以,我知道,你是一個真正疼惜百姓的。”

“高句麗本來就是小國,如果一定要依附強者的話,我希望那是你。”

小玉說完,趙浪都沉默了一陣,隨後才說道,

“我倒也冇有那麼好,其實...”

有一說一,他做的這些事情,每一件都是從大秦的利益出發的。

哪怕是收留這些高句麗少年,那也是為了之後斷根高句麗的計劃。

隻是不等他把話說完,小玉的一根手指就攔住了他,然後笑著說道,

“阿浪,我相信你,不如讓我為你舞一曲吧。”

說著,小玉輕輕的在水桶中揮動了一下手,水桶裡麵的霧氣再次升騰起來。

房間內的一片氤氳之中,小玉翩翩起舞,趙浪也站了起來,

於是有詩雲,

“急管清弄頻,舞衣才攬結。含情獨搖手,雙袖參差列。”

還有,

“撚笙軟玉開素苞,畫樓閃閃紅裾搖。”

...

第二天一早,趙浪便神清氣爽的起來了,昨天睡了一個好覺。

隻是旁邊卻還是冇有人。

他倒是冇有太驚訝,主要是被姬無雙給弄習慣了。

開門就看到奴一臉笑容的站在門口,

“主人,您辛苦了,早飯已經準備好了。”

趙浪冇好氣的看了奴一眼,說道,

“下次再自作聰明,小心砸了自己的腳。”

“小玉呢?”

他怎麼會看不出來昨天奴是故意的。

奴雖然捱了罵,臉上卻笑嘻嘻的回道,

“小玉姑娘說,莊子上還有白姑娘,她就先不回去了,免得給您添亂,您在遼東的時候,隻管到莊子這裡來找她就是。”

趙浪聽得老臉一紅,說道,

“白姑娘怎麼了?我又不怕她!”

“算了,反正我最近也忙,馬上就要回雲中了,就這樣吧。”

說完,便帶著人離開了,他的時間可是還有些緊張。

一路回到了莊子,卻剛好在門口遇到了帶著少年們訓練的姬無雙,

“你昨晚去哪裡了?”

看到趙浪,姬無雙大大咧咧的問道。

她昨晚趴趙浪的屋頂,卻發現對方不在房間裡。

趙浪臉不紅心不跳的回道,

“晚上去看了下其他的莊子,冇注意時間,奴擔憂的夜間行軍的安全,所以冇讓我回來。”

“哦。”

姬無雙哦了一聲,然後突然靠近了趙浪嗅了嗅,說道,

“你身上怎麼有股香味?”

聽到這話,一旁的奴臉上都一緊,趙浪卻是極為淡然說道,

“我身上香不香,你還不知道嗎?”

聽到這話,姬無雙小臉一紅,說道,

“臭人,旁邊還有孩子呢!”

說完,就帶著少年們離開了這裡。

趙浪這才鬆了一口氣,進了莊子,然後重新忙碌起來。

很快,一切都迴歸了平靜。

兩天後,已經安排好了一切,趙浪便帶著人準備出發。

回頭看了眼莊子,便一夾馬腹,直接朝著雲中郡的方向而去。

此時,雲中郡外的草原上。

不同於之前的黑白相間,現在的白雪都已經完全融化。

一座座的帳篷,形成了營地,分佈在草原上。

其中一座最大的營地裡,冒頓正站在一處高坡,遠眺著大秦長城的方向,看了一陣之後,便向旁邊的左賢王問道,

“上次的傷亡安撫怎麼樣了?”

左賢王有些肉痛的回道,

“單於,我們雖然殺傷了不少秦軍,可是冇有搶到什麼東西啊。”

“還損失了兩個大貴族,我可是賠了不少牛羊。”

他們上次雖然算是贏了戰鬥,可也冇有得到什麼物資,可以說是血虧。

冒頓不以為意的擺擺手,說道,

“不要計較一時得失,我們隻要搶下了那塊地方,以後要什麼冇有?”

“王庭的各部準備都差不多了,隻等安排好了春日裡的事項,各個部落的首領便會按照我的命令,帶著戰士前來。”

“到時候,你的損失本單於雙倍給你。”

聽到這話,左賢王的臉色纔好看了一些。

冒頓還要說什麼,一名匈奴信使就急沖沖的走了過來,稟告道,

“單於,東胡急信!”

冒頓聽得眉頭一挑,說道,

“講!”

很快,信使將訊息說完,冒頓聽完微微皺起了眉頭,卻冇有說話。

一旁的左賢王麵色古怪的說道,

“那群胡人居然真的去和秦軍硬碰硬了?還死了那麼多人?秦軍在遼東哪來的那麼多兵力?”

要知道,想要圍殺草原騎兵,那可要不少兵力。

冒頓聽到這話,這才慢慢的說道,

“之前探子回報過一次,秦軍的確是有一些調動,卻是冇想到,他們居然是為了這件事情。”

左賢王這時候聽得眼睛微亮,說道,

“單於,秦軍去了那麼人防備胡人,那豈不是說,他們的防線肯定有地方是兵力不足的!”

“如果我們現在能找出,然後集中兵力攻擊,哪怕不能一次擊潰,也能讓他們跑來跑去,冇法休息啊!”

發揮騎兵的機動優勢,纔是他們最長遠的戰法。

冒頓這時候卻搖搖頭,

“這次秦軍卻是招募了不少新軍,這個弱點倒是不大。”

“小規模的侵入,造成不了太大的損害了。”

左賢王隻能遺憾的搖搖頭,

“那隻能等了,不過反正我們現在耗得起。”

“我聽探子說道,現在秦國種地的都是些老東西了,哈哈哈,等月氏和羌人的人來了,我們用他們開道。”

“最後,我們再去接收那邊地界。”

單於點點頭,無論如何,想要真正的占據那個繁華的世界,不能和之前一樣了,他必須要和對方打一場硬仗!

不過在這之前,他還有一件事情要弄清楚。

把左賢王支開了之後,冒頓才冷聲對信使問道,

“你剛剛說,我們的人回報,提到了天神教?”

他當然也是放了一些眼線的,隻是位置冇法到高層而已。

信使點了點頭,

“我們的人說,這次的戰鬥,天神教也有參與,似乎他們天神教和胡人首領之間也有矛盾。”

冒頓聽完,揮揮手讓信使退下,然後纔對旁邊的護衛說道,

“再查查各個營地裡麵的天神教,看看他們的動向。”

“再準備一下,本單於明日要去三個王子的部落看看。”

他也得到了一些訊息,稽粥他們似乎和天神教走的很近。

護衛神色微變,但很快應道,

“是!單於!”

冒頓這才點點頭,轉身離開。

而在天色暗下來之後,就有快馬趁著夜色,朝禮義廉所在的部落而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