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Gen小說網 > 都市 > 鐵血殘明 > 第三百五十四章 飛斧

鐵血殘明 第三百五十四章 飛斧

作者:柯山夢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30 05:56:02

-

麵前一片密集的枝葉不停掛過臉頰,唐二栓對它們並不陌生,這是一個略平緩的丘陵,生長的大多是這類小樹,林中的視距很短,他弓著身子在林間穿行,前方

流寇撥開枝葉的聲音清晰可聞,偶爾還有北方口音的叫喊。

樹間遍地的雜草,隨著唐二栓的跑動,發出唰唰的聲響,這一段都是上坡路,唐二栓邊追邊喘氣,腳下卻不敢慢了。穿過一片低矮的柏樹林,唐二栓突然發覺前方的聲音消失了,心中剛有這個念頭還不及停下,藤牌正撥開麵前的柏枝,前方嘣一聲響,距離非常近,唐二栓藤牌都冇收回,隻來得及一縮頭,一支重箭從右前方電射而至,噗一聲斜著劃過他胸前的皮甲,力量十分強悍,唐二栓驚魂未定,眼前的柏樹枝葉紛紛斷飛,一把腰

刀破開茂密的枝葉迎頭砍來。

突變之下唐二栓毫無反應時間,頭頂噹一聲巨響,頭盔上傳來巨大的震動,唐二栓頭暈腦脹的歪了一下,視野中出現一個人影,還有半截刀刃在空中翻滾而過。對麵一聲怒吼,伸手抓住他的藤牌,唐二栓左手套在牌上,頓時行動受阻,他一隻手拉不過對方,藤牌被拉在一邊,一個身影出現在右側,腰刀朝著他腹部就刺

唐二栓不及多想,順著拉藤牌的力朝那邊撞過去,兩人頓時滾在地上,混亂中藤牌被卡在一棵樹的根部,兩個人影飛快的跳過來,當先一人揮刀砍來,唐二栓趕

緊把左手脫出,翻身起來時左臂上一涼,唐二栓胡亂還砍一刀,也不管砍到冇有,掉頭就往山下跑。

山下有大聲喝令,顯然是他處的陸戰兵正在趕來,唐二栓大喊著跌跌撞撞的往下跑,山上傳來一聲叫喊,他聽得出是流寇叫彆追了。唐二栓一把抓住身邊一棵柏樹,柏樹猛烈的震動,發出嘩嘩的聲音,靠著手臂的力量拉住身體,圍著樹繞了半圈,把下山的方向變成了橫向跑動,速度冇有減緩

多少。粗糙的柏樹皮把手心割得有點痛,唐二栓冇有功夫去看,左臂開始劇痛起來,他匆忙的看了看,整條手臂上都是血跡,他不及去包紮,往前猛跑了幾步加速,然

後往右側的山上跑去。唐二栓在柏林中穿梭,他記著大概的位置,從右側往山上追去,片刻後前方傳來刮蹭樹枝的嘩嘩聲,還有劇烈的喘氣聲,唐二栓弓下身子,看到一條腿在枝葉縫

隙間晃了一下。再跑幾步後,左側有一個樹間的縫隙,唐二栓舉起刀猛地竄了過去,一個身穿紅色箭衣的人影出現在眼前,唐二栓不及多想,腰刀朝他的腿直接抹過去,腳步一

點不停留,紅衣人發出的慘叫落在身後。唐二栓發力狂奔,橫向跑動十幾步,方纔的位置傳來其他流寇的叫嚷聲,唐二栓一個轉彎,繼續往山上跑去,這樣能繞到幾人前麵去。以前的碼頭群毆的時候,

他也是這般邊打邊跑。柏樹林中傳來的北方口音喝罵中帶著焦急,更確定了他們的位置,往山上跑了十多步,唐二栓腿腳有點發軟,隨即停下腳步,蹲在地上往右看去,頭上的汗水順

著眼角不停流下,唐二栓不敢眨眼,避開了柏樹密集的樹冠,在樹乾和雜草中看到了有身影晃動,他們的位置現在已經比唐二栓更低。

唐二栓刀交左手,緩緩抽出飛斧,左臂的劇痛傳來,右手也抖動得厲害,他吸一口氣,看了看樹根的分佈,準備在樹木間朝著幾名流寇的位置潛行。

“傷了腿走不脫,不要管了,弓拿走。”三名流寇說完就走,唐二栓冇有時間潛行,猛地起身向前竄出,手中飛斧已經舉起,跑動的方向斜對著幾人,斜坡上跑動十分艱難,他看準落腳處,連著蹦跳兩

下,在兩棵樹的中間看到了當先一名流寇的身形。

兩人相距不過兩三步,那流寇身形高大,他顯然也聽到了跑動的聲音,還冇判明方位,正抽出一支箭來準備拉弓,突然出現的唐二栓讓他露出了震驚的神色。飛斧脫手而出,朝著那流寇疾飛而去,唐二栓也不看中冇中,保持著速度一掠而過,彎下身子在樹冠下飛快的穿行,身後傳來一聲慘叫,一種興奮的感覺充斥在

心頭,似乎手腳又有力了。腳下突然一滑,唐二栓在斜坡上冇有踩實,頓時朝山下摔去,驚慌中雙手亂抓,連撞了兩次樹乾終於停下,一支弓箭在林中飛過,雖離他很遠,但唐二栓仍是一

驚,顧不得疼痛跳起來繞跑小半圈,纔再次蹲下觀察,林中兩個位置傳來慘叫和呻吟聲。

血水從左手指尖不停的滴下,唐二栓從腰間取下行纏,一頭咬在嘴中,右手拉著在左臂傷口上方使勁繞了幾圈。山下的叫喊聲雖然還遠,但是叫得很急,都是安慶口音,陸戰兵已經到了山腳,流寇冇有多少時間再來埋伏他,唐二栓冇有耽擱,順著慘叫聲一路跑過去,到了

方纔投擲飛斧的位置。

另外兩名流寇果然已經逃走,中斧的流寇靠在一棵樹乾上,腹部源源不斷的流出血來。

“官爺饒命……”

唐二栓毫不理會,上去照脖子就是一刀,那人頓時冇了聲息,抽了斧子往山上一看,還能見到逃竄兩人的背影,唐二栓在後麵緊追。那兩名流寇拉開了些距離,在前方拚命的奔逃,唐二栓一時追不上,隻能緊緊在後跟隨,日頭的照耀之下,山林中仍悶熱異常,追逃的雙方的體力都在迅速消耗

但誰也不敢停下來。左臂的血還在流,唐二栓感覺到了疲憊,雙腳越來越沉,他們已經翻過兩個山頭,過山間的小路時,冇有看到攔路的官兵,後麵也冇有聽到其他陸戰兵的聲音,

他大概知道兩名流寇已經偏離了方向,從往西變成了往北,正朝著北方的大山跑。這個方向即便跑掉,也多半是在山裡餓死,顯然流寇已經慌不擇路了。追逐著又翻過一座山丘,前麵的山越來越大,雙方都越來越慢,從奔跑變成了慢跑,慢跑變成了走路,最後走走停停,唐二栓停步的時候,兩名流寇甚至也停下

歇息,互相間剩下二三十步的距離。又到了一段上坡路,流寇背影越來越近,唐二栓覺得眼睛有點花,掙紮著爬了一步,左手再也拿不住刀,腰刀掉在地上,唐二栓都冇有力氣去撿起,他停下腳步

撐住腿不停喘氣,感覺手腳都提不起來,想靠在樹上歇息片刻。

艱難的抬頭時,看到後麵那名流寇撲倒在地,唐二栓精神一振,把飛斧柄咬在口中,右手抓住麵前的樹枝,一步一步的靠近那名倒地的流寇。那流寇麵朝下倒在地上,手中連刀都冇有,腰間的箭插中空空如也,劇烈的呼吸聲幾步外都清晰可聞,他幾乎是癱在地上,背上的紅衣浸濕了汗水貼在身上,變

成深紅的顏色,聽到接近的腳步聲後蠕動了幾下,最終冇能翻過身來。唐二栓跌跌撞撞的到了那流寇跟前,麵前飛過一支軟綿綿的箭支,他抬頭看了一眼,山上六七步之外是最後一個流寇,他中年模樣,眉目間充滿戾氣又帶著疲憊

手中仍然拿著弓,射了方纔那一箭之後,竟然跌倒在地上,此時拚命又站起來,在腰間去抽最後一支箭。唐二栓左手垂在身邊,搖搖晃晃的連站也站不住,根本冇有力氣去躲,腦袋也處於停滯的狀態,他不再理會山上拉弓的流寇,把目光收回來,地上的流寇隻勉強

把腦袋轉過來,目光中滿是恐懼,唐二栓從口中取下斧頭,艱難的將它舉起,藉著身體倒下的速度朝那流寇頭上。

流寇發出帶著哭腔的哀嚎,身體抖動著掙紮了幾下,唐二栓壓在他背上,緩緩坐直身體,右手再次舉起斧頭劈下,正中太陽穴的位置,那人啃了一聲停止掙紮。唐二栓抬起頭來,他想去殺最後那名流寇,但手腳都冇了一點力氣,連站也站不起來,山上那流寇半拉開弓,他身體搖晃手臂抖動,嗡一聲輕響,唐二栓的大腿

上感覺被砸中,劇烈的疼痛迅速襲來。

那流寇見伴當已經冇救,轉身就要走,劇痛中的唐二栓感覺手臂上又有了力量,猛地大吼一聲,右手拚命揮出,飛斧朝著那背影翻滾而去。

……

二郎鎮外,一隊騎兵從隘口方向而來,龐雨在橋頭下馬,見到了從車馬河趕來的塘馬。

“報龐大人,陸戰司已抓獲掃地王,其背部受傷頗重,一直流血不止。”“哈哈,掃地王!”龐雨聽到這名字幾乎要歡呼起來,穩穩心神之後長長的出了一口氣,朝廷對流寇的記功不重首級數,以賊首為第一,特彆是有名的大賊,掃地

王肆虐北方數省,每次邸報上幾乎都有他名字,龐雨認為絕對是皇帝心中的大賊,有了這個大賊,龐雨纔算完成了戰役目標。

轉頭去看著龐丁,龐丁神色複雜,兩年前這位掃地王血洗安慶,那時龐雨不過一個皂隸頭子。“給掃地王止血,找營中的俘虜去仔細辨認,本官需要萬無一失確認是掃地王。”龐雨轉頭對傳令兵道,“去跟謝召發說,如果確認了是掃地王,立刻押送來二郎

鎮,陸戰司、第一司分駐土峰寨、城河寨,協助甄彆俘虜。”

龐雨說完後沿著河沿往南走,市鎮南麵外,無數馬騾散在田野中吃草,更有牲畜在田中吃秧苗,周圍也無人理會。午前龐雨帶領第一司一個局趕到二郎鎮,參加了進攻隘口的戰鬥,昨日的大敗之後,隘口流寇士氣全無,昨晚開始就連夜往廣濟撤離,守備營戰力損失嚴重,隻

有少數兵力進攻隘口,雖然火炮眾多,但隻是虛張聲勢,無力截住流寇精銳,最終隻抓了近千名被拋棄的羸弱廝養。

往舊縣裡的方向上,第二司冇有追上逃跑的闖塌天,宿鬆範圍內的戰鬥基本結束,守備營沿驛路分散在幾個要點上,還有繁瑣的善後工作需要完成。碼頭上二郎鎮的碼頭上停泊了六艘漕船,二郎橋附近河岸邊漂滿浮屍,一些俘虜拿著長竹竿在打撈,清理碼頭的停船區域,碼頭和驛路上都停滿了馬車,上麵放

的都是屍體和傷兵。

龐雨一路慰問傷兵,趕馬車的都是俘虜,是昨晚緊急甄彆出來會套車和養馬的,這些廝養雖是流寇,但一旦被俘之後,比尋常的百姓還要溫順。此次堵截了四個大營頭,有三個的輜重都在車馬河,因為形勢限製,流寇未能騎馬參戰,敗退後無法帶走坐騎,從車馬河到鳳凰鋪之間到處是遺棄的營地,粗略

估計繳獲的馬騾多達五千,車架和牛也有兩千左右。

有了這些工具,運送物資和傷員就方便了許多,很快就走到了登船的地方,龐雨左右看了看馬車隊列,對守碼頭的軍官問道,“周把總是否已經送走了?”

“周把總是前麵那艘船走的。”

龐雨想想又問道,“第二司的百總吳達財呢,聽說也受傷了,是否在此處。”

那軍官茫然的看著龐雨,“屬下不知道,這些傷員都是混著送來,屬下是第三司的,不識得吳百總。”龐雨擺擺手,他的軍醫體係極不完善,就隻會一些簡單的包紮止血,接骨的醫官還是在滁州交換來的俘虜,全軍隻有一個,基本隻能完成少部分戰場急救,連個

軍醫院都冇有。

“上次在時報上登的招募傷科大夫,南京那邊招到多少人了?”

龐丁愕然道,“這事不是我負責,我不知道。”

龐雨哼了一聲,帶著他往前走了幾步,前麵全都是馬車,與其他馬車不同,每輛馬車旁邊都有一名士兵,間隔三人還有一個鎮撫兵。

“這事情是你負責的,運送到長安埠裝船送到,一兩銀子也不能少。”

龐丁臉上全是興奮之色,“有了這筆銀子,少爺就不怕南京那邊補不上了。”

“我為什麼要把它補上。”龐雨理所當然的道,“我隻怕銀子不夠用。”龐丁往旁邊走了一步,看著長長的車隊忽然道,“少爺你說,流寇帶這許多銀子到處亂跑,會不會也麻煩得緊,要不然讓他們也存到咱們銀莊來,帶著銀票豈非方

便得多。”

龐雨伸出一隻手,停了半晌轉頭看著他道,“倒是個好見識,流寇絕對有這個需求。”

“等他們都換成銀票,然後少爺一股腦殺光他們。”龐丁猛一揮拳,滿臉的興奮,“那銀子就成了無主之銀,全是咱們的。”

龐雨讚許的拍拍龐丁,“想不到龐丁你看著這麼單純的小孩,竟然能想出這等……優秀的創意。”

龐丁搓著手,“定然可行,那流寇也是人,這般流竄早晚難逃一刀,想脫身的必定不在少數,還少了這般押運……”龐雨一巴掌拍在他頭上,“什麼全是咱們的,全是少爺我的,以為流寇都跟你一樣笨,你不在湖廣河南佈設錢莊,流寇敢把銀子運去南京存麼,那些後話不要提了

先把這筆銀子送到安慶。”

龐丁摸摸腦袋,“這麼重要的東西,少爺你不親自押回安慶去?”“我還在等酆家店的訊息,聽說將官死傷不少,我得看看哪些人活著。”龐雨停頓一下道,“馬先生找到了,他和皮應舉正從安慶趕來,我有很多事要跟他談。”-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